相传,世上有一种无脚鸟,又叫极乐鸟,生下来就不停的飞,飞得累了困了,就睡在风里,它一生只肯着陆一次,那便是死亡的时候。

《飘》,英文名为Gone With The Wind
,又译为《乱世佳人》。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飘”这个名字。“飘”,意为随风而动,飘扬,飘零。“飘”字能很好的表现女主角斯嘉丽·奥哈拉的性格特点以及人生经历。


《飘》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故事。斯嘉丽是美国佐治亚州一位家境富裕且挺有地位的种植园主的女儿。她的父亲杰拉尔德是爱尔兰人来的移民,他凭借着自己的辛勤劳动终于小有成就。他心地善良,但是脾气暴躁。而他年轻的妻子埃伦则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和严格的道德观念,她心地善良,辛勤的操持着整个庄园的日常事务,还常常给庄园里的黑奴看病。斯嘉丽的生活一直很是快乐,她相貌不是很惊艳却很迷人,性格开朗活泼,深受附近男孩子的欢迎。唯独她的邻居阿希礼一直未对她表示爱意。渐渐地,她爱上了阿希礼。

一场大规模的南北战争,打破了斯嘉丽惬意自在的生活,炮火硝烟中,情感和家庭的变故,让她不得不告别少女时代,扛起重振塔拉的重任。为了生活,这位农场主之女放下大小姐的身段,开始奔波忙碌起来,她说自己是在掌舵一条暴风雨中的破船,身为掌舵人不能停。然,通篇阅读作品后,斯嘉丽在我看来更像是一只无脚鸟,在迷雾中不停的飞,寻找食物、金钱还有最终的归宿。

1861年4月,美国南北方的关系已非常紧张。就在这时,斯嘉丽得知了阿希礼将要和美兰妮结婚的消息。出于报复心理,斯嘉丽嫁给了美兰妮的弟弟查尔斯。不久后,战争开始了。两个月后,查尔斯病死在前方,斯嘉丽成了寡妇。这时,斯嘉丽却发现她怀孕了。儿子韦德出生后,为了放松心情,斯嘉丽去了亚特兰大的查尔斯的姑姑家。在这里,斯嘉丽到了当地医院帮助照料伤病员。随着战局的恶化,邦联军决定放弃亚特兰大。北军直向这儿逼近。正在这时,美兰妮的儿子出生了。为了和美兰妮一起逃离,斯嘉丽向瑞特求助。在瑞特的帮助下,他们离开了亚特兰大。但中途瑞特离开了她们决定去参军。

斯嘉丽是美国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在其长篇小说《飘》中塑造的女主人公。作品以美国历史上的南北战争为背景,以佐治亚州农场主之女斯嘉丽为核心,艾希礼、梅兰、瑞德等人为辅,再现了1861年前后美国南方各州人的社会生活。

凭借着勇气,斯嘉丽终于带着美兰妮回到了塔拉庄园。但是却得知母亲已经离开了人世,而父亲连她都认不出来了。为了养活一家人,斯嘉丽开始努力的干活,无论是田间的还是家中的。一段时间后,阿希礼回来了,回到了塔拉。他们的生活似乎又开始走向了正轨。但是不久后塔拉被新成立的解放黑奴委员会头头盯上了。为了挽救塔拉,斯嘉丽想到了去找瑞特,但被拒绝了。这时她遇见了已经成为一家商店老板的弗兰克,于是她嫁给了他,塔拉也因此得救了。婚后,斯嘉丽开始出去做生意。但是好景不长,弗兰克在三K党人行动中被打死了。斯嘉丽又一次成了寡妇。

《飘》玛格丽特生平唯一的作品

几个月后,不顾家人和亲友的反对,斯嘉丽和瑞特结婚了。婚后,瑞特在物质上给了斯嘉丽很大的满足。不久后他们的女儿邦妮出生了。但斯嘉丽仍忘不了阿希礼。一天晚上,他们在木材厂聊的很投机,之后斯嘉丽靠在了阿希礼的怀里。这件事很快被瑞特和美兰妮知道了。几天后,瑞特带着邦妮出远门了。不久,斯嘉丽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她开始想念瑞特。瑞特回家的那天,斯嘉丽特意在楼梯口迎接。但在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后,她很生气,失足从楼梯上跌下去,孩子因此没了。而邦妮也在骑马跨越篱笆时遇到了不测。自此瑞特和斯嘉丽形同陌路。

作为故事里的女一号,斯嘉丽是蜕变是在回到塔拉的那刻,塔拉有爱她的父母,是她的避风港。然而,当她带着虚弱的梅兰母子、儿子韦德、黑奴普利茜,从亚特兰大回到家乡时,塔拉已被战火烧过,农场被洗劫,母亲因救治黑人染病过世,父亲杰拉尔德则在北方军来袭和妻子去世的双重打击下精神失常。眼前的一切,让斯嘉丽意识到自己再也不是受父母庇佑的孩子,从前的金钱、地位、黑奴都已烟消云散。

美兰妮病倒了,临终前将阿希礼托付给了斯嘉丽。但直到这时,斯嘉丽才发现他爱的并不是阿希礼,他真正爱的是瑞特。她拼命往家里跑,去寻找瑞特。但是瑞特却告诉她他要离开这儿,并且永远不会回来了。看着瑞特离去的背影,她哭了。但很快,她对自己说:“塔拉庄园,我的家!我要回家。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回来的!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为了塔拉,她必须昂首挺胸,振作精神重整家园。人啊,有时不是慢慢长大,而是瞬间长大。此时,斯嘉丽的勇敢盖过了曾经的任性,她的内心在向成熟迈进。

斯嘉丽是一个坚强勇敢且很乐观的女孩。在宴会上,阿希礼宣布了自己和美兰妮的婚事,斯嘉丽并没有像其他女孩一样哭着跑开,而是决定将自己的爱意告诉阿希礼,并自信的认为阿希礼会取消与美兰妮的婚约而向她求婚。但结果却让她失望了,阿希礼拒绝了她。她没有哭没有闹,很快嫁给了查尔斯。


如果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斯嘉丽可能就会与查尔斯一起平静的生活下去。但是查尔斯在前线病死了,斯嘉丽成了寡妇。按照习俗,斯嘉丽只能穿黑色的丧服,不能佩戴首饰,也不能去参加宴会。这对于生性活泼的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1.女人只要挺过最难的日子,以后就不会害怕了。

战争开始后,斯嘉丽承担起养活家人的重任。她成天辛勤劳作,努力的摆脱饥饿。她真的害怕了贫穷,害怕了饥饿。“愿上帝做我的见证,他们不会让我屈服的。我一定会度过难关,战争结束后我再也不要挨饿,绝不!也不让我的家人挨饿。”

战火后的塔拉物资匮乏,所有人被饥饿折磨,斯嘉丽一家同样为“吃”发愁。为此,她常常在废墟中寻找食物,哪怕是和着泥土的辣萝卜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甚至当看到北方士兵到自家厨房搜寻食物时,她会气的哆嗦,并不顾一切的阻止。她带着全家人在荒芜的土地上种棉花,希望换些钱,尽快摆脱全家挨饿受冻的日子。

为了挽救塔拉,她嫁给了妹妹的未婚夫。于是妹妹们开始责骂她,在这儿我真的为斯嘉丽抱不平。斯嘉丽并不爱弗兰克,但是为了救塔拉,为了家人,她牺牲了自己,最后却得不到亲友们的体谅。我想这时她的内心一定挺无助,却无人倾诉,只能独自勇敢地应对。婚后她并没有贪图安逸,靠弗兰克养活。相反,她开始独立去做生意,去赚钱。是啊,钱真的很重要。她已经受够了贫穷,再也不想过那种挨饿的日子了。她想拥有很多钱,只有钱才是最真实的。在当时战乱的环境下,斯嘉丽失去了所有的依靠,彻底地孤独无助,钱,只有钱才能真正的充实她的内心,只有拥有钱才能更好地发展塔拉,才能养活家人。

长期的劳作,这位大小姐的手变得触目惊心—手心黑而粗糙,指甲变形,手指间还有刚刚磨出的水泡。不过,她知道自己不能停,必须不停的挣钱,不停的劳作,才能让暴风雨中这艘船安全到岸,她相信战争总会结束,艰难的日子终将过去,只有以往向前,明天才会更好。

在与瑞特结婚后,她的生活渐渐趋于安逸。夜间,她经常被噩梦吓醒。她总是重复的做着“又冷、又饿、又疲惫”的梦。而每每这时,瑞特都会在她的身边安慰她,“我一定会让你过安全无虑的生活。”他就是她的依靠。这种梦境是斯嘉丽坚强下的脆弱的展现。在别人看来她一直都是坚强的,她总是微笑着面对一切困境,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别人保护的人。梦中恐惧的她是她的另一面的展示,坚强的斯嘉丽也有着脆弱的一面,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斯嘉丽。

2.勇敢背后的惊魂噩梦

瑞特呢?他表面上玩世不恭,实际上感情专一。他是一个真正了解斯嘉丽的人,他了解她的需求,了解她的内心,他们实际上是一种人。他爱斯嘉丽胜过了一切。因为斯嘉丽,他冒着炮火将他们送回塔拉;因为斯嘉丽,一直坦言不结婚的他结婚了。他为她提供稳定安逸的生活,甚至还尊重她的选择让阿希礼去了他们的木材厂帮忙。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清楚了斯嘉丽对阿希礼的爱,但他一直没有放弃,他希望斯嘉丽能被他的真心打动最后爱上他。但是直到邦妮、美兰妮去世,他才真正厌倦了,失望了。他真的累了,身心都很疲倦了,付出的爱太多,却没有回报,于是他选择了离开。

有人说:“人有多勇敢就有多脆弱。”确乎是,大家眼中斯嘉丽做事干练果断,性格勇敢坚强,是她们的精神支柱。但细读作品不难发现,哪些斯嘉丽的内心独白恰恰暴露了她常有的恐惧、害怕及无助。

看到他离开,她哭着坐在楼梯上时,我也哭了。我不懂,既然斯嘉丽已经告诉了瑞特她真正爱的人是他,为什么他还要离开?但渐渐的我想明白了,之前我的想法终究是过于理想化了,总以为故事的结局都是王子和公主解除了误会,最后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但现实往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斯嘉丽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自己对阿希礼只是因为得不到而不甘,并非真正的爱情,她真正爱着的是一直陪着她的瑞特。“瑞特,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真正爱的人是你啊!”但瑞特是真的累了,想放弃了。他等了这么多年,他不敢再去拿自己的心作第三次冒险了。他怕了,他一直知道斯嘉丽这么多年来想要的只有两样,金钱和阿希礼。他不敢相信斯嘉丽的爱。他对她的爱仍在,但他的心真的累了。

亚特兰大轰隆隆的炮火声,令她心生恐惧;梅兰战火中即将临盆更让她惊魂不安,她全身发抖,牙齿因害怕而打颤。在瑞德的帮助下,斯嘉丽带着梅兰母子、韦德还有黑奴赶着马车趁黑逃出亚特兰大前往塔拉避难。未料,途中她们迷了路,又饥又渴,又急又怕,斯嘉丽双膝颤抖,内心一遍遍用塔拉和母亲为自己壮胆。自亚特兰大到塔拉的漫漫长路,尤其是夜路中那段经历成了斯嘉丽挥之不去的噩梦,每当夜晚来临或饥饿难耐时,她都会梦到自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疯跑,过度的紧张让她变得脸色苍白,身体消瘦,甚至性情中多了几分偏执,但在众人面前纵使内心害怕,她也会表现的很勇敢。

而斯嘉丽终究还是那个积极乐观的女孩,“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回来的!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是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一切问题都是能够解决的。与其伤心抱怨,不如乐观面对。

3.迷雾中寻找最终的归宿

斯嘉丽时常被迷雾笼罩,那个恐惧的噩梦令其勇敢中多了些许偏执,或说因胆怯而偏执,因害怕失去而偏执掌控。为了生活,为了改变命运,她有想到做瑞德的情妇,被拒后又以花言巧语骗骗取弗兰克的芳心,确切说与金钱结婚,接着为拥有更多的财富,她利用弗兰克资金购买了家锯厂,雇佣犯人夜以继日的赚钱;她戴上面具与北方士兵做交易,为的也是赚取他们身上银子,彷佛只有金钱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才能让她愉快,为此无形中她放弃了自尊、真诚、体面……事实上,作者在描写斯嘉丽内心冲突时已经暗藏她真实的一面,她讨厌那些行为举动,一直以“等自己有钱了,便会努力做忠厚老实的人”自我暗示。

生活的残酷,斯嘉丽变得越来越处心积虑,那些曾经和她一起面对困难,忍受饥寒的老朋友渐渐远去。女儿邦尼和伙伴梅兰的去世,更让她陷入深深的恐惧,只是与饥饿、贫困不同的害怕,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需要安慰、需要宽厚的肩膀,需要避风港,遗憾的是,等她发现真正的需求,在浓雾中奔跑回家寻找时,家已破碎(瑞德因她的偏执,爱被消磨殆尽而离开)。


斯嘉丽的故事,读来唏嘘,她坚强勇敢却又胆怯偏执,敢爱敢恨却又紧张迷茫,好在其看似悲剧收场的背后隐藏着希望,毕竟斯嘉丽走出了迷茫,她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瑞德会回心转意,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