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出逃计划的晚上,猪轻轻把兔子抱到门旁边,然后叮嘱兔子说:”等会儿,我把门撞开,你就先赶紧跑,到村口等我,我马上就来,如果我被他们抓住,你就不要管我了,我一定会成功逃脱的“。

”不,我不会丢下你一只猪的,我们一定可以一起去生活的“,兔子无声地哽咽着,默默抓起猪的猪皮衣。

”可是如果我们走散了,该怎么认呢?“,猪开始害怕如果自己后来追上,却不认得兔子怎么办。

”没事的,到时候你就喊兔萝卜,我就会应你了,整个王国只有我叫兔萝卜“。

”那行,我叫猪——我忘了,我的名字就叫猪“,猪开始你惆怅,自己是没有归属的。

”那你以后叫猪萝卜吧,这样肯定是独一无二的“,兔子的声音,缓缓传入猪的耳中,猪开始打转,开始单脚跳舞,庆祝自己的名字。

一次男主人一个在家,女主人带着孩子,说去什么郊外了。我也想去郊外,去看看大草原,我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草地,更没有去过草地。

1、

猪每天都守着自己的小圈,圈里面只有它,还有墙,每天都会有一个圆嘟嘟的孩子过来,抽了她两下之后,往她饭碗里倒下粮食。

猪很想跑出去,除了有阳光的天气,这个屋子里就充斥着鬼魅,一双双手要把她拖下去。猪开始有点渴望自己能胖点,再胖点,这样可以早点去到屠刀下,早日结束这惶惶无边的日子。所以猪每天都要把盆舔个四五遍,确保一切都已经到了肚子里,再沉沉睡下,为了自己的增肥计划。

“这兔子放猪圈里吧,过几天吃掉”,男孩捉了一只兔子,直接丢进了猪圈。

黑暗中,感觉有团东西丢了进去,还有挪动的声音,猪只能开始讲国际动物通用语,本来猪是不会讲的,是原先的一个老猪教的。那头猪是此地猪界有名的博士,待遇也好,时常能出去溜达,以前常来光顾。

“你好,你是哪个国的,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不太好啊?”,整个声音在墙壁上打过来,打过去,久久盘旋。

“你好,我是兔国的,腿受伤了,被人类给捕了过来”,墙壁上再次打来打去的是一个呤呤的小蚊子的声音。

天哪,动听极了,猪想想自己这一生,除了那头老猪,小孩子的声音,大人的漫骂,隔壁老牛的粗野,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可爱,这么像花朵一样的声音。猪只唯一一次见过,那长得高高的梅花,天气好的时候,伸起脖子就能看到。

“好的,我寻着你来,我可以,啊能让你的伤口在我的肚子,我的肚子是干净的,可以捂一下,或许这样能好点”。猪边走边脚抖,说话也是牙齿还没咬下,又想张开,张开又想闭上,脑子想的,总是跟不上嘴,嘴也不配合脑子。

“来,把你的腿手…..啊,是,腿,腿放我肚子上吧,其实,你是我第一次有朋友,那个,我是猪国的”,猪小心翼翼地抬起兔子的腿,嘴里一直念念叨叨,讲话节奏直接彪车一样让兔子听不懂。

“谢谢,你真好,从今天开始我们是朋友啦,可惜我们只能做几天朋友,真谢谢你”。

“为什么!”,猪大叫了起来,这一叫引来了主人的不满,直接就扔了个石头进来:“大白天的嚎什么呢,这只猪,过了年就把你吃了”。

猪的身上顿时青了一块,可惜她看不到,她只知道,那一块地方一摸就疼。

“可能明天,可能后天,他们会吃了我的”,兔子拉着猪的皮外衣,小声抽泣着。

“不,我不会让他们吃了你的,绝对不会,今晚咱们就跑出去”,猪突然拉紧兔子的手,兔子哎哟叫了一声,腿上的血又多流了几分。

“咱们怎么出去?我们才刚认识,你怎么就愿意这么保护我”。

“因为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我不希望我的第一个朋友消失”。

“等出去后,咱们一起生活,一起玩耍,我带你去雪地打雪仗,把你介绍给我的好姐妹们”,兔子拉起猪的皮大衣,说到最后都呛着了自己,情绪一直居高不下,恨不得立马拉起猪拜把子。

我的主人们似乎没有我这么简单,他们好像有操不完的心,干不完的事,理不清的头绪,每天的日子一样又不一样。不像我每一天都那么始终如一,每一天都那么的简单快乐。

5、

三天了,三天过去了,猪四处啃着别人剩下的菜叶子,寻找着兔子。

猪没有找到兔子,猪就直接询问了牛,因为他觉得牛亲切点,熟。牛指了指说:”那边有个兔国,你去看看呢“,猪向牛道了谢,开始行走在大街上。猪只能看到他们的大腿,而自己像小蚂蚁一样左躲右藏,怕一不小心被踩到。

猪对外界充满好奇,但是她不敢久留,她必须赶紧找到兔子,只有兔子在,她才能享受这一切,有了朋友,她也不会惧怕这一切。

猪走呀走呀!后来是爬呀爬呀!然后猪直接倒在了地上,肚子里面一边咕噜咕噜叫着。猪不知道自己是饿了,她觉得自己是快死了,不然肚子怎么会咕噜咕噜叫呢?原先从来没有过。

猪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只兔子守在她的身边,兔子说:”你醒啦,快吃点东西,你太饿了“,”啊!兔萝卜,是你吗?兔萝卜,太好了“,猪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疯狂地抱上兔子。

”我不是兔萝卜,兔萝卜和其它姐妹逛街去了,等会儿就回来了“,说着拿起一个萝卜给了猪。

猪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有点不敢吃,兔子直接拿过来往嘴上一咬说:”能吃“。

猪这才说着谢谢,慢慢拿来,张开嘴吃起来。

”太好了,马上就可以见兔萝卜了,我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了,她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哈哈,你的眼睛都睁那么大,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快看,她回来了呢?“

远远地,一群兔子朝着猪的方向走过来,猪觉得他们长得太像,不敢随便跑上去找,只能想起兔子教自己的方法,扯着嗓子喊:”兔萝卜,兔萝卜“,手上拼命挥舞着。

所有兔子姐妹都在朝着兔萝卜喊:”那头猪叫你呢,快去“。

兔子走向猪,浑身散发着气场,和那天的小兔子完全不一样,猪觉得这应该不是她。

”猪,你逃出来了,真是太好了“,一开口,猪确定这是兔萝卜了,立马狂扑过去,张嘴准备说自己的满心思念:”没什么事的话,我得和他们先走了,我和朋友们约了,咱们改天再聚吧“。

猪愣了几秒,看着兔萝卜,开始辩论,是不是自己认错了,可从声音和刚刚她叫自己,没错啊。不是说要一起生活吗?是因为她现在有约吗,那我先去住的地方好了。

”那咱们住哪里啊?“,猪低下头问兔子,兔子对猪笑着说:”啊,我住的地方,昨天刚搬来了一个兔子,可能你住不了,要不改天我帮你找个房间吧”。

猪一想也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好吧,这个是我给你的礼物,我刚刚看见救我的兔子有好多萝卜,太好吃了,就买给你了,嘿嘿,喜欢吧”。

兔萝卜接过萝卜后,说了句:“感谢”,然后对着猪笑一下,就挥手告别,和其他兔子走了。

猪开始明白了,也开始不明白了,只能坐在那里,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而另外一只兔子突然说:“我有空房,和我住吧”。

这兔子声音特别响亮,而且一笑,那突出的两个牙齿直直冲向嘴唇。

“嗯,好的,谢谢”,猪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一阵高跟鞋的响声。这个响声和女主人的声音不一样。

4、

”猪萝卜,不好了,屋里灯开始亮了,怎么办?“,兔子早已拖着腿到了门边,惊慌地喊着。

”兔萝卜,你快过来,这里缝隙再大点,我把你送出去“,”不,我不能丢下你“,”走,我会出来的“。

整个对话都有力,而且快速,快到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听清,猪已经开始往门口继续滚过去。

”咚~~~“,屋外的灯光更大片地进入了房间,猪直接回头,就看见了兔子在角落。原来兔子是这么高贵的兔子啊,穿着那么雪白的软毛大衣,樱桃一样的小嘴,眼睛里面透着黑呼呼的眼球。原来猪一直和这样的兔子在一起,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美兔呢。

”兔萝卜,走吧,我记住了你,会来找你的“,说完,已经抓起兔萝卜往门口扔去,嘴里吼叫着:”走,走,别等我,我看清楚你,会找到你的“。

兔子回头,借着屋外的光,清楚地看了一眼猪,然后开始忍着腿的疼痛,一拐一拐地跳出去,还一边回头:“记得来找我啊,一定要来找我”。

而主人也在此刻出了屋,不过是小主人,小主人一看兔子要跑,立马要过去追。猪一见这情况,就立马撞门,小主人一看,怕猪要跑掉,立马又赶了回来,用手一直把门往里推。

猪就在里面,不停地撞着,撞着,不知是什么力量,猪滚着滚着,突然站了起来,什么也没来得及思考,又直直地往门那里撞。

”咚,咚,咚,咚~~~“,这房间的几块水泥墙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咚咚咚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来。

”吱~~“,门开了,猪立马朝着兔子的方向跑去,连手连脚地一路狂奔,猪觉得此时的自己终于比那头牛快了。

身后,小主人在哇哇地大哭。

女主人骂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背着我,给你们家里钱,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说一声不行吗,我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你说,你为什么要背着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根本就把我没有当成你老婆,你在心里还提防着我。”

图片来自网络(猪和兔子)

擦干眼泪后女主人大道理又讲了大半天,我都听烦了,小主人还站在那里,不知道他烦不烦。

3、

夜色渐深。

猪开始往后退,一步,一步,再退一步,好,这个冲击力应该够大了。

猪开始直直地往门口撞去,”咚~~~~~“,这一声把整个房间都震起来了,四周都开始无限循环着,猪也被弹退了好几步,然后直接翻倒在地上。

”猪萝卜,猪萝卜,你还好吗?“,”我摔地上了,现在有点难站起来“,”不要急,我来扶你“。猪和兔子的一回一答又在这个黑呼呼的屋子里面响起来。兔子那小身躯,居然拖着腿,双手来推猪,从左边,推不动,再从右边,依然没有一点反应。兔子只能试图把自己垫在猪的身下,让她更高点。

可是猪太胖了,怎么也爬不上来,反而一个不稳,把兔子给压了下去。

”兔萝卜,兔萝卜,你还好吗,对不起“,猪一边伸手往后捞兔子,一边不停道歉。

”我没事,只能没能帮你站起来“,兔子的小蚊子音又传过来,里面都是打着弯的委屈,这让猪内心觉得自己平时要能少吃点好了。

猪开始双手撑地,首先,气吸丹田,所有力气都集中在双手上,然后,慢慢把脚打开,接着,站起来。

“啪~~~”,猪浑身又砸回了地面,在地上翻滚,不停喊痛。可是就是这一瞬间,猪突然觉得:也许可以直接撞呢?

”你受伤了,严重吗?“,一点不理会兔子的询问,猪一个劲往门口撞去。

”咚,咚,咚~~“,一声,一声,通通撞向门外。

门也开始露出一点一点的小缝隙,屋外的光亮,开始慢慢往房间里面钻。

两个人越吵越凶,最后女主人摔门而去。

6、

猪觉得,逃跑那一刻,都是真心的,当时说得也都是真的。

只是,我们的交集太少,相互知道的事也没多少,所以目光冷漠了,但是猪不怪兔子,因为当时的真心,无论多久都是值得感激的。

他给我扔了根胡萝卜,就不管我了。当然我也管不了他。男主人也不看电视,也不看书,就窝在沙发上看手机。

有一天晚上,女主人看完电视后,不知和谁聊天,都快聊到天亮了。反正女主人是一会哭一会笑的。

“你来吧,她刚走,肯定是回娘家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你来啊,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想死你了。孩子还今天不回来,住校。放心地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我的父亲母亲,从来没有骂过我,我们之间很少有矛盾。哪像我的主人,为了什么成绩,竟然忘了平时他们之间的好了,再说成绩是什么玩意儿?

“你放屁,你藏私房钱,谁不知道?你以为你聪明啊,你说干的那些事,你把我当作你老婆吗?你实实在在和我过日子吗?真心过日子,是这个样子吗?”

我想起了我的父母,他们从不吵架,就是那样安静的呆着,一起吃草,一起睡觉,总是依偎在一起。

男主人对女主人说,你有完没完,烦不烦呀?没事找事是吧?什么我变了,你没变吗?你变得整天神经兮兮的,疑神疑鬼的。

作为一只兔子,具备良好的听觉能力,那是必备的本领。我能听出男主人女主人小主人他们的脚步声,不论他们穿什么样的鞋子,我都能听出来。

父母都对我说过:少说话、保持安静,没人会烦你。但我发现男女主人、小主人他们一个人在家时都不安静。

我的小主人也遇到了一个叫中考的坎,只是他的心思似乎不在这上面。男女主人每天给小主人报了各种辅导班,每天晚上小主人回来都垂头丧气,满脸疲倦的样子。他看我时,我觉得他两眼发呆,目光呆滞,失去了少年应该有的色彩和快乐。

我真幸福,我每天看着他们为我演出,给人当宠物,比我单纯的兔子世界丰富多了。我能知道好多秘密,其实他们之间的秘密我都向其他主人进行暗示,他们只是不懂而已。

他对着手机,又是喊亲爱的,又是想你啦,又是视频聊天,不停说让我看看你。我搞不明白,他媳妇和孩子刚出去,他就这么想吗?还喊的这么肉麻,一定有问题,这是偶然吧?

他们相互之间先是又哭又喊,又吵又闹,相互揭对方的伤疤,相互骂对方的不是。可是没过几天,他们抱头痛哭,男主人说,老婆,我对不起你。女主人也说老公,我也对不起你。两个人一起说,我们经过了那么多的坎,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吧,我们一起相互珍惜对方吧。

女主人对男主人说,你怎么能说这样丧气的话?不好好鼓励孩子,总是打击他。孩子考不好,你就撒手不管了,你这是怎么当爹的?

我不明白,女主人当初怎么会瞎了眼呢?这可能也是偶然吧。我想算了,吵什么架呢?这在我们兔子的世界好像就不是问题。爱就是爱了,不爱就散了,各找新欢呗。不过我的主人在这个问题上似乎看得很严重,但似乎又不那么的重要。

这个人和男主人俩人进了卧室,在卧室待了整整一夜。平时这间卧室就女主人和男主人住的。男主人和这个陌生人,住进这个卧室是什么意思?

哎!真是可悲,我吃了一片花叶,却放弃了整个胡萝卜。

我真的羡慕自己是一只兔子,不羡慕我的主人。只是他们的生活里那么多坎,我人生的坎在哪里?

女主人对着男主人喊道: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我成了黄脸婆了,你看不上了。你现在是春风得意,要饭娃变成了公子哥,神奇的很。你变了,你变心了,你变得不像以前的你了。

有时男主人和女主人刚出门,小主人就高兴的蹦起来,耶!自由喽。

有一次我听女主人骂男主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怎么能看上你呢?真是被你给骗了,嫁给你了,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我们兔子,只要有陌生的兔子到过自己的窝里,我们就会嗅出来,会闻出那个陌生的气息。这个女主人竟然没有闻出来,她太愚钝了。

小主人期中考试没有进前十,女主人似乎气急败坏了。

男女主人回来后还不停的夸他,看我娃学习多认真,一直在学习,是不是都没有休息,赶紧过来喝口水,快看我给你买什么了,来休息了。一般这是小主人会说,别吵,别打扰我,这个题马上做出来了。

我听出来了,她是和一个男的聊天。什么都瞒不了我,我长长的两个耳朵,善于捕捉各种信号,我听那个男的在电话里说,打开视频,让我看看你,看看你漂亮的身姿。

也许我的坎就是我生命的终点,也许哪一天主人们厌烦我了,不想养我了。他们可能会把我送人,或者让我自己流浪,最惨的就是把我杀了吃肉,这个坎我是迈不过去的。

图片 1

母亲说:人生充满了偶然,不是你能选择的。母亲和父亲,就来自不同的地方,被一群在野外工作的年轻人带到他们的工作地点。母亲和父亲就这样偶然相遇,偶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人啊!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安静的呆着?就像我,虽然远离父母,虽然就我一只兔子在主人家,但我就这样安静的呆着,不伤悲,不无聊,从容淡定。

女主人说:赶紧的,加把油,好好努力,你看,你要考不进十大名校怎么办?高中怎么办?以后上大学怎么办?上不了好大学,就没有好工作,没有好工作就没有好前途。

女主人一个人在家,也是件有意思的事。女主人在家会比男主人多做一件事,那就是看电视。

我发现,我的主人们精力非常旺盛,除了每天他们忙着生活,而且相互之间还要吵架,还要生气,他们还嫌生活不够丰富精彩,要增添一些色彩和元素。

突然,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立马藏好手机把我放回去,端正地坐在书桌前,装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

女主人和男主人又吵架了,偶然的挺多,也就成了必然了吧。

男主人说:都靠你自己,反正我没本事,你考不上,我也没钱去赞助,你就只能上普通学校,或者连普通高中都考不上,就只能上职高了,别指望我。

男主人有口难辩:“哎呀,老婆,你想多了,没有的,只是忘了告诉你而已,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迅速翻开手机,开始埋头玩起了游戏。为什么我知道他玩的是游戏呢?因为小主人玩得高兴的时候,他会把我抱起来,陪他一起玩。

伴随一声较为用力的关门声,整个家里顿时安静了。

男主人、女主人、小主人他们吵吵闹闹,也不见他们四散分开,不像我们兔子,不合群,我们就自己跑了,人真不可琢磨。我的主人们过几天他们又好的要命,甜腻得跟一个人似的。

小主人去上学了,男主人和女主人在家里吵起来了。他们问谁洗碗?为谁拖地?为谁出去扔垃圾,等等乱七八糟的事情吵架。

看来人类的日子太复杂了,不像我们兔子的生活。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每天就分享着青草的香味,分享着哪个青草好吃,哪种味道充满了自然的气息。我们吃饱后就打理一下自己的毛发,然后舒服的睡觉,偶尔探索一下周边的环境。没有争吵,没有矛盾,日子简单而又平静。

我牢牢的记住了父亲的话,在主人家,我过着最简单的日子。主人给什么我就吃什么,只要是主人自己能吃的。有一次,小主人随手摘了一片花儿的叶子,他递给我吃,我觉得绿萝的叶子味道还可以,也能吃。我竟然吃花叶子,这让小主人很兴奋。他兴奋的喊道,妈妈,兔子吃叶子,可好养了,咱们不用买胡萝卜了。

只有我知道小主人的心思完全不在中考上,他不想迈这个坎。我的小主人早恋了,他喜欢班上一个女生,偷偷地给女生写情书,当然是写在手机上的。

作为一只兔子,我实在是不懂,实在是无法想像人类。为什么?几个人在的时候是一个样子?一个人在的时候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父亲尽管和我说的话比较少,我还是记住了一句,父亲说:简单点最好,别太挑剔。

我心里想,这两个人真是搞笑,明明他俩聊天而且聊得火热,女主人竟然装糊涂,不承认。

兔兔看你

难道那个陌生人是女主人的朋友,是她喊来陪男主人的?这个我真说不明白。

我觉得我的主人一家三口,他们的生活里也充满了偶然,不知道是他们有意选择的,还是无力抗拒的。

我只听了一次,就听出来那个声音,不是男主人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女主人似乎一直不愿意。但她又不想挂那个男人的电话。两个人像夫妻一样聊得火热,竟然聊了整整大半夜,有好几次,我听见了女主人痛骂男主人的话。

这是个陌生的声音,家里一定来外人了,只是我被关在笼子里,没有看到这个人。

过了好几天,女主人回来了。她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卧室住过陌生人,这太不可思议了。

最近有一段时间,我觉得男女主人精神可能不太正常。

他有时玩嗨了,双手把我举起,举得高高的,我害怕极了。我想他真的有毛病,你高兴你的干嘛要折磨我!

女主人一回来,我就一直看着她,我想让女主人明白,她不在的时候男主人就在家里,没有出去。

我的主人们都各自的坎,可我的坎在哪里呢?他们的坎就是他们的烦恼,也许烦恼过了,他们就迎来了幸福。

“站直了,手放下!”,“啪啪啪”女主人用书打小主人,“你把书念狗肚子里面去了(兔兔很好奇,书怎么会念进狗肚子里面去?),考这么一点烂成绩,你对得起谁?我每天早晨,早早起来给你做饭,送你到学校,晚上又去接你回来,我一天辛辛苦苦的为了谁?嗯!你说,你这脑子咋长的?咋学的?周末,我又给你报的一对一的辅导班,一次就400块钱,我不心疼吗?这400块钱,我不会给自己花,我看上一个包都舍不得买,给你一花就是几百,就是上千,你怎么能这样呢?考这么一点成绩,对得起谁?”女主人越说越伤心,竟然呜呜地哭起来了。

整个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了,对了我是一只小白兔,我被关在笼子里。尽管我不会损害主人家的物品,但我还是失去了自由。

写好后还当着我的面念了起来,他以为我听不出来。看他满脸通红,神情激愤的样子,我都知道里面一定用了什么爱呀!喜欢呀!在一起这样的词。

不过小主人的心事还是被大人们发现了。女主人在电话里和人吵架,“什么我家孩子给你家孩子写情书,你打听打听去,现在都是女孩子成熟早,骚扰男孩子。好啦,好啦,咱不纠缠这个问题了,现在想办法解决问题,我管我的孩子,你管好你们家孩子。咱们都为孩子好嘛,一起把中考这个关键的坎迈过去,咱们携起手来,互相沟通信息,盯紧孩子。”

女主人不理我,而是开玩笑似的问男主人,你在家都干什么了?是不是又找你的小情人了,聊的火热?你没把她喊到家里来。

男主人指着我说,绝对没有,兔子可以作证。

女主人走了,家里剩男主人一个了,男主人又抱了个手机不放,他似乎在喊什么人来。

尽管在父亲身边的时间很短,但父亲、母亲给我讲了很多事,很多道理。

我来这户人家纯属偶然,可以说是突然。我在父母身边待了刚满一个月,突然一双人的大手就把我抓走了。来不及和父母告别,也无法告别,当时我们都惊恐地挤成一团。我们这些可怜的兔子,左右不了自己的去处,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