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终于是买下来了。段伏枥钱汇回去没多久,老爸就打电话过来,一切都办妥了。虽然买房的手续并不算很繁琐,但关键在于每隔几天就要跑一次,对于远在深圳的段伏枥来说,时间上是不允许的。因此在北海的这一套房,无论是房产证还是贷款,都是以老爸的名义进行。段伏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反正自己是家里的独子,这套房谁也拿不走。如果真的写自己的名字,以后要是在深圳买房,会不会造成阻碍这也不好说,还是留点余地为好。

    
旧的4.3'主板是废弃了,新的带CMMB的板子开始了。对于新的板子来说,其实只是在旧的板子上做改动,比如删掉蓝牙模块啊,去掉视频输入啊等;最大的不同,只是根据Telechips的原理图增加CMMB部分而已。所以在板子回来之前的出原理图、画板和打样等等这些阶段,其实段伏枥是没有他太多的事情可做的。只是武总这人有个坏毛病,不管你有没有事,周六一定要来;只要来了,他看见人了,不管做什么事他都觉得高兴,觉得是在为事业在奋斗。
 
   
每次提到周六,武总总会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面孔说到:“你们看,为了你们,我孤身一人在这里,周六周日都只是让你们过来陪陪我这老人家吃饭而已。”
 
   
每次听到这话,段伏枥总觉得心生厌恶,内心不断暗骂。要是你觉得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的,那就回去啊!不要装作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搞得自己跟圣母玛利亚一样高尚!我们平时不仅上班,还要加班到很晚,一天之内除了睡觉都在“陪”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周六周日都不放过?我们是必须以你为中心还是咋的?怎么感觉领了你钱,就必须把命也要给你似的?三陪也没这么惨啊!
 
   
只不过骂归骂,段伏枥周六还是老老实实来加班。虽然来安勒斯之后经历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段伏枥倒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一方面是因为觉得这么一走了之,有点对不起武总;另一方面,如果只是因为遇到这些事就走,那也显得自己内心实在太脆弱了,承担不了任何责任。何况,去了别的公司,未必就不一定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最重要的是,上班相对还是比较自由的。武总虽然说从全局掌握项目,但具体操作还是由段伏枥自己安排的。因此在不忙的时候,段伏枥还可以抽空上上网,在QQ上和徐雅思聊聊天。当然咯,这一切都是在武总不知晓的情况下进行的。否则武总一看到,肯定又有一番说辞了。
 
   
其实段伏枥这种心态很多同行也有,他们在小公司呆惯了,觉得大公司的框框条条实在很难适应:以前可以自由随意安排自己的进度,现在居然有人在前面按日程来指挥!所以很多人宁愿在小公司瞎混,也不愿踏进大公司一步。
 
   
这天周六加班回来,一身疲惫,打开电脑,登上QQ。突然,一个熟悉的头像在闪烁:这不是干姐吗?
 
   
说起来,干姐回去北海已经有三四个月了。在此期间,她和龙少已经举行了婚礼。只不过当天刚好是周三,回去要请三天假,把不得将员工的时间榨干的武总自然不会批这假期,所以段伏枥并没有参加;伍定轩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也没回去;至于刘思敏,两个当地人都没回去,而她对北海和干姐的朋友都不熟,估计到时候就一个人被晾着,所以也就没去。对此干姐也不以为意,毕竟她也在深圳呆过,知道这座城市的节奏。
 
   
只是干姐回了北海之后,就一直很少上QQ了,不知道她一直在忙什么?今天这沉寂很久的头像突然闪动,不知道干姐又有什么惊人的消息要宣布了。
 
    干姐在QQ上说到:“老弟,告诉你一件事,你姐的店子前两天开张了哦!”
 
    段伏枥不由地为干姐高兴:“恭喜恭喜!在北海哪里开的啊?”
 
    “在北海天赐花园这里租了个门面。你知道天赐花园在哪么?”
 
   
还没等段伏枥回话,干姐噼里啪啦又打了过来:“算了,估计你也不知道。你这路痴,估计对北海也不熟。”
 
   
不能不说,干姐这话是对的。虽然从小在北海长大,但从懂事开始,就一直在念书。十多年来每日的行程,无非是家里到学校的两点一线。好不容易熬到了高中毕业,又跑到外省去了。如果现在在北海,有人问路,说不定还答不上来。相对来说,因为总是要在深圳跑,居然对深圳比自己的家乡还要熟悉些。这不知算不算中国教育失败的一个悲哀?
 
    段伏枥赶紧避重就轻:“店名叫啥啊?卖什么的?”
 
    “店名叫乐途,专门卖户外用品的,还做一些户外拓展的活动。”
 
    “最近生意怎么样?”
 
   
“还行,现在因为刚开张,主要是靠朋友们的推荐。不过说实话,当时我还没回来的时候,有点担心能不能养活自己。现在开了一家店之后,觉得只要生活不是太奢侈,养活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这比深圳要好多了,生活节奏缓慢,不像深圳那么紧张。我说老弟啊,你要不要也回北海啊?”
 
    回北海?段伏枥无奈地说到:“我回去能做什么?我又不会做生意。”
 
    “这倒是……唉,看来你只能呆在深圳了。”
 
   
回北海,段伏枥不是没有想过。可问题是回去能干什么呢?曾经年少轻狂想要外出闯荡,可过了几年后想回家乡,却发现家乡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段伏枥脑海中不由地划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到时候在深圳因为年龄问题再也找不到研发的工作,那该怎么办?转行?可是能成功转行的又有几个?不行!一定要找条后路!只是,这条路该怎么找呢?
 
   
树挪死,人挪活。在段伏枥苦苦思索的时候,一则新闻引起了自己的注意。新闻大意无非是说国内一线城市房价开始摆脱跌势,已经有上涨的趋势。段伏枥深处第一线城市深圳,虽然平时并不怎么关注房价,但铺天盖地的新闻多少让自己知道,这股涨潮大有一触即发的态势。只是,在深圳这地方,自己却是那么力不从心,至少南山高达一万二的房子自己是无法企及的。即使好不容易借了首付,每个月的房贷也会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再说了,现在这部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裁掉,到时能找到多少薪水的工作也不可而知。何况,几年后自己还会不会在深圳,也同样是个未知数。
 
   
但换个角度来说,深圳买房压力太大,那干嘛不在北海买呢?成家立业,意思便是先成家再立业。可没房子,又谈何成家?虽然北海离深圳还有十万八千里,但至少做个后备吧!
 
   
不过,北海人被房地产伤得太深。刚被国家列为沿海开放城市的时候,市里的口号是要把北海做成第二个深圳。只可惜事与愿违,产业没搞出什么,资金都拿去投资房地产了。到朱总理一上来,开始整顿经济,北海房地产那狂热劲一下子嘎然而止,留下一大堆烂尾楼。那时候北海和海南号称全国烂尾楼展览区,可见其数量之多。北海人觉得买房子不必着急,到处都有房子的心态也来源于此阶段,毕竟那时候房子每平米还不到一千元。随着时间的推移,烂尾楼不是慢慢被拆掉,就是被改造,数量也逐渐少了起来,由此也能感觉到北海的房地产在慢慢升温。
 
   
只是环境在变,可大多数北海人的思维还是不变,依然认为房子还是唾手可得。段伏枥的老爸就属于这样的类型。当段伏枥兴冲冲地打电话跟老爸说要在北海买房时,遭到老爸的反对,理由无非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北海,而北海的房子随时都可以有,还不如攒点钱在深圳买一套。段伏枥也想在深圳买啊,可这高昂的房价自己一个人实在承担不起啊!
 
   
倒是段伏枥老妈开明,觉得儿子的建议也是可以考虑的,于是对段伏枥说:“儿子,没事!老爸的思维就是这么顽固,等我以后慢慢说服他!”
 
   
放下手机,段伏枥心里一团乱麻。自己其实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要是北海的房子又像前几年那样跌得一发而不可收拾,那这投的钱可就打水漂了。如果这全都是自己的钱,或许还好说;可这三年来,工资涨到6k,看起来比家里的同学挣得多,但由于花得也多,其实是没攒下什么钱。即使是以北海现在的房价,自己想付个首付,也是不够的,也只能是借父母的积蓄。所以万一自己判断不准,亏了父母攒了半辈子的钱,那就太有愧于父母了。所以老爸反对买房的时候,自己倒没有沮丧,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作为高新产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国的程序员生存状态并不是很乐观。因为产业分配不均,电子业一般集中于几大一线城市,比如上海、北京和深圳等等。而这些城市有个普遍特点,便是生活成本特别高。于是便有这么一个有趣的现象,拿着比内地高几倍的工资,却过着比内地猪狗还不如的生活,光鲜亮丽的背后不知藏着多少委屈无奈的泪水。
 
   
虽然近几年西安成都等内陆城市有崛起的趋势,但相对于这些一线城市来说,还是略微薄弱了一些,吸引人才的动力也并没有那么强。所以很多人都是兴高采烈来到一线城市,然后又因为高昂的消费无法扎根,又垂头丧气离去。这样的事情,每年都在重复上演。干姐和龙少不也是因此而离开深圳了吗?回到北海不也是过得滋润吗?
 
   
虽然自己暂时还没有离开深圳的想法,可现实的压力已经慢慢让自己透不过气来。以后该怎么办?这个一直避而不谈的问题确实要去面对了。居安思危,现在虽然未到山穷水尽,也该想想如何给自己准备一条后路了。

   
只是房子一买入,段伏枥陡然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压力。这当然并不是因为房贷,每个月1200的月供,并不是让自己生活陷入拮据。何况老爸也说了,每个月打钱也麻烦,要是有钱的话,一年给老爸钱一次就好。看老爸的语气,这钱自己爱给不给,反正他也不在乎。这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心理上,毕竟最初建议要买房的是自己。如果房价有波动的话,那种心理罪恶感是挥之不去的。

 

   
减轻心理压力的方式最好是找人聊聊,刚好干姐在线上,段伏枥便双手飞舞:“干姐,我买了北海的房子了!”

 

    “噢?在哪里?”

PS:拉票啦拉票啦最近CSDN在搞个十大风云博客推选的活动,俺在此厚着脸皮(旁人:话说,你啥时候脸皮薄过?俺:……)向大家拉票啦俺不是什么圣人,做不到淡泊名利之类;俺是地地道道的小市民,有机会如果不去争取,非要装很清高的样子,估计自己心里会憋得慌,说不定哪天上街就遭雷劈了,哈哈虽然奖品不给力,但毕竟是第一届,要是能露个脸就好如果大家喜欢或讨厌奋斗史(旁人:为什么人家讨厌也要投你票?俺:讨厌也是一种缘分嘛~),记得到http://event.blog.csdn.net/topcolumn/topcolumn.aspx投《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一票哦谢谢大家~~

    “贵州市场旁边的那个恒大新城!”

    接下来干姐的回答却出乎意料:“恒大新城?那不是韦德他妈开发的楼盘吗?”

   
韦德是干姐和段伏枥的一个高中同学,人长得人高马大的,模样也帅帅的。段伏枥平时虽然和韦德并不是很熟,但毕竟是同班同学,并且还有共同的爱好:足球。所以相对来说,互相还不算很生疏。只是,这刚买的房子居然是他妈开发的,北海怎么就那么小呢?不过段伏枥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不是吧?真的啊?你怎么知道?”

   
“上个月他过来我店子买东西,聊天的时候说起的。没错的,就是那个楼盘,他还问我要不要买,可以给个优惠什么的。不过我店子刚开张,没那么多富余资金,所以也就没这打算了。”

   
干姐犯不着诳自己,看来这楼盘真的就是韦德他妈开发的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儿子算不算富二代?如果这都不算的话,那估计富二代的数量就要打个好几折了。可是段伏枥实在无法将富二代和韦德联系起来,因为高中时代,韦德和普通学生没两样,不会像现在的富二代那样炫富或是目中无人,反而还比较节俭,对朋友和同学都颇为客气和尊敬。

   
段伏枥不禁有点失落,自己一直纠结的房价问题,说不定在韦德眼里只是一个有趣的笑话而已。父母和自己辛辛苦苦凑出来的首付,在他眼里也只能是九牛一毛。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只不过这失落也只是一阵,段伏枥断不会陷入这种悲观情绪而不可自拔。这社会本来就不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处于同一起跑线。小康家庭羡慕富裕家族,但人家贫苦家庭还羡慕小康呢!其实只要心态摆正,不去追求不可企及的目标,生活就没那么多烦恼,毕竟知足者常乐嘛!

   
有一些总喜欢抱怨父母没有别人那么有钱,其实与其抱怨,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放在奋斗上,让自己也能踏入富人的行列。如果自己觉得这有困难,那就更不应该抱怨了:自己都觉得很难以达成的事情,何苦来难为父母呢?

   
段伏枥该买的房子买了,有人该表白的也要表白了。又是一个周六的晚上,伍定轩有点颤抖地对段伏枥说:“明天陪我一起去买花呗!”

    “嗯?”买花?莫非要有行动?段伏枥不禁疑惑起来。

    “明天是刘思敏生日嘛!”伍定轩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段伏枥和伍定轩是穿一条裤衩长大的,伍定轩话只说一半,自己就明白他要干什么了。不用说,伍定轩打算下手了,要向刘思敏表白!不过,似乎这还有点不够吧?段伏枥好心地问道:“只有鲜花似乎还不够吧?你有没有买什么礼物?”

   
伍定轩笑了笑,说:“前段时间萧亚轩不是在北京签名售卖最新专辑嘛?我让同学帮忙搞到了一张,前几天已经到了。”

   
看来伍定轩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预谋已久啊!不用说,到时候肯定还要让自己将徐雅思支开,好方便他行事。作为死党,这种忙怎么可能不帮呢?段伏枥笑嘻嘻地答应了。

   
因为怕在泥岗村找不到花店,再加上伍定轩一整晚睡不着,所以段伏枥一早就被伍定轩拖起来了。好吧,看来今天这懒觉要泡汤了。两个睡眼惺惺的家伙,迈着轻飘飘的步伐往八卦岭走去。

   
在路过红绿灯的时候,两个人突然眼前一亮:跑车!法拉利的跑车!红色的限量版法拉利跑车!这车子只有在杂志上见过,没想到居然在现实中能见到!段伏枥和伍定轩都是喜欢车的人,看到梦想之车,能不激动吗?特别是,车上还坐着美女!

   
段伏枥不由地脱口而出:“咋二奶开的车都那么好呢?”说完,段伏枥和伍定轩相视而笑,继续往前走去。

   
高潮来了!没走多远,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不同凡响的发动机声。段伏枥转头一看,那限量版的法拉利右转拐过来了!只见车上的美女迅速摇下车窗,对段伏枥两人愤愤不平地说道:“你见过有星期天还要一大早出来上班的二奶吗!?”

   
还没等段伏枥他们反应过来,美女一踩油门,迅速离开,只剩下傻乎乎的两人在风中不停地凌乱……

   
有句话叫不是冤家不聚头,现实往往会比肥皂剧狗血。两人七拐八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花店,一声大喊叫出老板之后,大伙都愣了:这破落的小花店老板居然是刚刚见到的坐在法拉利上的美女!

   
无论是段伏枥,还是伍定轩,一下子都无法从这转变中反应过来。还是美女老板率先打破了沉默:“你们俩找我这二奶有什么事?”

    这显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却让段伏枥和伍定轩更尴尬了,不禁红了红脸。

    伍定轩讪讪地说:“我们是来买花的……”

    美女老板倒也没有为难两人:“要买什么话呢?”

    “玫瑰花吧,11朵……”

   
从模样来看,美女老板的年龄和自己应该差不多,并且待人也比较和气,所以一来二往,大家也就聊上了。

   
段伏枥好奇地问道:“你都能开法拉利了,怎么还开这么一个小店?”因为在段伏枥的心里,一直无法将法拉利和这小小的店面联系起来:怎么看这店面还不够法拉利一个轮子呢!

   
美女老板倒没什么心机,毫不掩饰说道:“我想出来看看自己能做什么,所以就接下了这个花店咯!那破车也不是我的,是我老爸的!没办法,公交车实在太臭了,只好自己开车咯。”

   
不用说,这又是一个富二代。在深圳这个不差钱的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富二代,可开着豪车开花店的,估计也就这一个。以前仅仅是在报纸中见过人家开奔驰卖早餐,现在倒是类似事情真人上演了。不管怎么说,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样的富二代至少比那些只依仗父辈飞扬跋扈的要好多了。

    订好花,约好下午吃饭后过来取,伍定轩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因为平时周末大伙都是在一起晚,所以约刘思敏她们晚上吃饭也不是什么难事。可能略显意外的是,今晚吃饭居然不是在出租屋,而是在外面的餐厅。不过因为今天是刘思敏的生日,这么一想,她们倒也不觉得唐突。

   
为了取花方便,吃饭的地点就选在花店不远处。坐下来,点好菜,伍定轩便将萧亚轩签售的专辑递给了刘思敏。从刘思敏那兴奋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对这礼物非常满意。不过伍定轩此时并没有表白,因为段伏枥也知道他需要两个人的独处机会。按之前商量好的计划,用过晚饭之后,段伏枥先支开徐雅思,让伍定轩和刘思敏两个人先慢慢走回去。路过花店的时候,伍定轩再取出鲜花,响刘思敏表白。为何表白的时候不希望段伏枥他们在场,伍定轩是这么解释的:在熟人面前像一个女孩表白,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要是成了,那倒还好,要是没成,那脸往哪搁啊?对此段伏枥也便是理解,便答应按计划进行。

   
本来段伏枥还发愁要以什么借口不露痕迹带走徐雅思,没想到实际却出乎地容易。因为徐雅思的弟弟晚上要到深圳,她晚上需要去接一下;而去福田汽车站的公交站,啥好和伍定轩的路线相反。于是吃完饭后就很容易了:段伏枥去送徐雅思坐公交,伍定轩则按原计划和刘思敏表白。本来段伏枥说要不要一起去接徐雅思的弟弟,但徐雅思说不用,于是送走徐雅思后段伏枥便一人回到出租屋。

   
沿路回来没见到伍定轩的身影,回到出租屋也是一片冷清,显然伍定轩还在外面和刘思敏晃悠着。这事总该成了吧?段伏枥这么想着。

   
差不多12点的时候,伍定轩终于回来了。只是脸上没有兴奋的表情,有的只有一丝落寞,手上还多了一瓶酒。莫非这事黄了?

    段伏枥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样了?”

    伍定轩苦笑了一下,说:“先别说那么多,陪我先喝两杯!”

   
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可是除了酒,还有什么东西可以麻痹神经?几杯下肚,伍定轩说话了:“哎!她说她还忘不了以前的男朋友,怕这时候答应我,仅仅是填补心中的空虚,觉得这样对我不公平。”

   
刘思敏这话倒也不像故意推辞,毕竟有很多人失恋之后,立马就找了新的男女朋友,甚至关系发展极为迅速。只是情感上并不是真的喜欢对方,仅仅是把对方当成填补内心空虚的道具而已。哪天等他清醒了,觉得这不是所想要的,便又会将对方抛弃,给对方留下极大的心理创伤。

   
不过伍定轩并不需要这些理由,他现在只需要一个人静静听他倾诉。伍定轩继续哽咽地说道:“我说我不介意,愿意和她继续一起,可她还是不肯,说维持这样的关系就挺好……”

   
段伏枥终于出口安慰:“没关系,她不是没有明白地拒绝你吗?慢慢来,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你的!”

    伍定轩看了段伏枥一眼,苦笑道:“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什么意思?”这话让段伏枥大大惊讶了一把。

   
“我可能下个月就要回北海了,老爸已经在北海给我找好了工作!没办法啊,深圳消费这么贵,房子也买不起,呆在这里没有家的感觉,还是回家好啊!我本来想带刘思敏一起回去的,看起来不可能了……”

   
什么?伍定轩也要步干姐的后尘,离开深圳?本来大家都是在深圳一同奋斗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一个接一个走了。虽然这人来人往在深圳极为普遍,可是发生在自己周围,却觉得有种被抛弃的落寞。或许,这天下确实没有不散的宴席吧!为了理想,为了生活,虽然曾经相聚,但总有各自分飞的一天。这种离愁,虽然心酸,但每个人总要去面对。

   
扶了烂醉如泥的伍定轩上床之后,段伏枥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禁感到一阵伤感。下个月,伍定轩也要离开了,终于就要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那种干姐离别时的失落感,又再次充满了自己的内心……

 

 

PS:不知不觉间,《奋斗史》已经写到了89,说实话,刚开始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这么久。在此谢谢各位读者,如果没有你们长久以来的支持,想必这《奋斗史》早已中途夭折了,谢谢大家!

在这里先向大家道个歉,因为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了,对于各位朋友的评论,很多都没有回复,在此先向各位说声:对不起。对于评论,我是每条都仔细看的,但由于看的时候都是工作日短短的午休时间,而每天加班回到家都已经很晚,洗洗刷刷也就睡了,所以很多都来不及回复,非常抱歉。

另外一个要说抱歉的是,可能大家发现似乎从五十多集开始,错别字有所增多。这里我大概说一下写作的状况。大家都是程序员,都知道平时累死累活的,加班更是家常便饭,很少有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那么,我这奋斗史是如何写出来的呢?答案很简单:在地铁上用小米手机一个一个字给敲出来的(郑重声明:这里并非是为小米手机打广告~
^-^)。手机打字是个什么概念,可能大家都清楚,真不是个人干的活啊,所以就有不少错别字了~而发布的时候呢,如果老婆不帮忙检查的话,那norains是很懒的,直接就从手机上复制过来黏贴,因此那错别字的数量嘛,就有点……实在对不起大家啦~只能说,norains以后会尽量避免,但估计做到杜绝还是比较困难的~~

有朋友在评论说到,能不能更新快一点。一般来说呢,大概三天时间,才能够在手机上完成一篇,所以对于这个要求,norains实在是无能为力,再次抱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