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代中国,你很少能够看到一个建筑师的名字与一座城市紧密相连。而人们却说,她之于古城西安的意义,就像梁思成之于北京城,安东尼奥·高迪之于巴萨罗那,瓦尔特·格罗皮乌斯之于魏玛。

张锦秋,星空因你更璀璨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5-6-5 金磊 张晶晶

  天上的星辰对我来说遥不可及,今天太空中有了一颗“张锦秋星”,这于我已经远远超出了奖励、光荣的意义,而使我的精神得到了一次升华。我,一名中国建筑师将与宇宙同存,永远眺望着中华大地繁荣昌盛,演进人类文明。——张锦秋

  从今年5月8日起,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建筑设计大师、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张锦秋,在浩瀚宇宙中拥有了一颗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星星——“张锦秋星”。

  据了解,此次“张锦秋星”的命名,是经由何梁何利基金评选委员会推荐、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申请,最终由国际小行星中心命名委员会批准的。

  在命名仪式上,何梁何利基金信托委员会主席、评选委员会主任朱丽兰宣读了“张锦秋星”国际命名公报。“张锦秋星”是由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于2007年9月11日在江苏盱眙观测站发现的。公报称赞张锦秋是建筑业中将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应用于当代建筑的领军人物。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向张锦秋颁发命名证书。

  79岁的张锦秋在致辞时十分激动,几度哽咽。她称获得命名的感觉“前所未有”,身为一名“将与宇宙同在”的中国建筑师,感觉自己“精神上得到了升华”。

  她说:“我要感谢三秦大地的哺育和父老兄弟提供的创作平台,使我和我的团队能实现一个个小小的梦想。”谈及这份光荣时,张锦秋用了四个“属于”来表达,她说:“这份光荣属于中国的建筑界,属于古老而新生的陕西,属于焕发青春的古都西安,属于正在‘一带一路’奋斗的西部建筑工作者。”

师承梁思成

  1936年10月,张锦秋出生于四川成都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二人均是建筑系出身,长年累月奔波于各个桥梁、公路的施工现场。这样的奔波,不仅培养了张锦秋良好的适应能力,也培养了她对于建筑最初的感情。

  但成为一名建筑家却不是她最初的理想。与那个年代的许多青年才俊一样,学生时代的张锦秋痴迷文学,几乎读遍了她在学校所能够借阅到的所有文学著作——唐诗宋词、三国红楼、以及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罗曼罗兰、巴金……借到最后图书馆老师告诉她,学校图书馆已经没有更多的文学著作可以借了。

  她痴迷文学,深爱创作,自然而然地在心中做起了“作家梦”。

  1954年,18岁的张锦秋考入清华大学建筑系。虽然没有继续用文字创作,却开始学习用砖瓦给城市写诗。

  在清华,她一直在仰望着一个人——梁思成。在年少的张锦秋看来,对于整个系的学术和精神领袖,自己能够远远地仰慕梁先生已经很幸运了。日后能够直接成为梁公弟子,是当时的她万万没想到的。1961年,张锦秋攻读建筑历史与理论专业的研究生,师承梁思成。

  张锦秋对恩师的才华用了两个词来形容——“出口成章、倚马可得”。

  1963年,梁思成从广西考察回来,对古建筑真武阁十分赞赏,要写文章,约张锦秋去作记录。

  “那是个上午,大晴天。梁先生的精神不错,在书房里迈着方步,一句一句地讲,偶尔停下来推敲一下个别词句,又继续说下去。我一字一字地在稿纸上记。大约一堂课稍多的时间,他讲完了,文章也成了。就这样,几乎没有什么改动,全文就刊登在当时的《建筑学报》上。”回忆当时,张锦秋说,“就是在那天上午,我才知道什么叫大学问家,我才对‘仰之弥高’这句成语有了更深的理解。梁思成先生给我树立起了一个人生奋斗的标杆,引导我一生为之努力。”

自作主张的毕业论文

  能够得到梁思成的亲自指导,是多少建筑系学子求之不得的荣光。但张锦秋却偏偏放弃了梁思成亲定的毕业选题,自作主张了一把。

  张锦秋的研究生课题定向时,梁思成正在研究宋代的《营造法式》。作为中国古代最完整的建筑技术书籍,该研究工作意义重大。梁思成有意让张锦秋参与这项工作,通过系领导征求她的意见,没想到学生却是另有打算。

  原因是张锦秋早对古典园林着了迷。在接到梁思成的邀请之前,她参加了莫宗江带队进行的古建筑考察活动,一起去了承德避暑山庄,以及无锡、苏州、杭州、扬州、上海的古典园林。此行让张锦秋对中式古典园林彻底为之倾倒,觉得“中国古典园林太有味道了,是取之不尽的宝藏”。

  “我想学这个,跟谁也没有商量,就决定论文要围绕古典园林选题。当即就这样向领导作了答复。”

  当时,这样的答复显然出乎所有老师、同学的预料,没有人想过会有学生放弃和梁思成一起工作的机会!

  张锦秋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梁思成的书房,想要解释自己为何“自作主张”地定好了毕业论文题目。却不想梁思成依然笑容可掬,像往常一样坐在圈椅上,询问她研究学习的情况。

  惴惴不安的张锦秋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不想梁思成并未责备,反倒鼓励她继续跟随莫宗江多下功夫。

  梁思成接下来的话语成了张锦秋致力学习中国园林的指南:“他对古典园林研究很深,不但对造型、尺度十分精到,而且对这种东方的美有特殊的感受,对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亭一阁、一情一景都能讲出许多道理。

  “他又说小吴公能从规划格局上着眼,从总体布置上分析,这对于大型皇家园林的研究十分必要。他要求我认真向莫、吴两位老师请教,在深与博两个层面上进行结合,认真地探讨和研究。”张锦秋回忆说。

为城市写诗

  身为一名建筑师,张锦秋曾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在建筑创作的天地里,我却近乎于中国古代的工匠,或者更像一个写小说的文人。”

  从1966年到现在,她一直在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从事建筑设计工作。她将自己在清华研究的与绘画、文学交融的中国古典园林,植入到有三千余年历史的中国古都西安。多年来,她始终坚持探索建筑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思想,作品不仅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同时十分注重将规划、建筑、园林融为一体。

  从西安大雁塔景区的三唐工程、陕西历史博物馆和西安群贤庄小区的“新唐风”创作,到西安钟鼓楼广场、陕西省图书馆和美术馆群体建筑、黄帝陵祭祀大殿及大唐芙蓉园等城市设计,张锦秋的设计中始终包含着一股乡愁。在她的塑造下,“乡愁”化身一种心灵景观,直观地存在于游子心中。而对张锦秋本人来说,她的乡愁中最多的,便是对古城西安的缱绻深情。不难发现,张锦秋的设计中有着极强的“为民”设计观,其作品与理念犹如乡土书写或田园言说。她认为,建筑是人居住和活动不可或缺的场所,蕴有丰富的人文内涵。

  作为出生于成都的陕西人,张锦秋说她已融入西安这片沃土,因此对西安城市及城市市民而言,才有了“一个建筑师与一座城市”的美誉,才有了市民对这位女建筑师的知晓、热爱与拥戴。

  在命名仪式上张锦秋这样发言:“天地何其大,与君共勉之:建筑师不仅要有正确的价值观,要有文化的自尊、自觉、自信。因为,只有脚踏实地服务社会与服务大众,才能得道多助……”

  

——题记

上周播出的《国家宝藏》第四期,带我们走进了周秦汉唐四朝都城的所在地——陕西,节目播出后,一位年过古稀的建筑师着实让观众看到了何为大神中的大神。

她就是梁思成的弟子、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历史上第一位获奖女性——张锦秋

著名评论家肖云儒说:在西安,想躲开张锦秋是不可能的。公共汽车跑了两站,犄角旮旯一拐弯就遇见了‘张锦秋’。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你是西安人,那你再熟悉不过;如果你路过西安,这些地方你一定听过:

▲张锦秋先生作品纵览

陕西历史博物馆、阿倍仲麻吕纪念碑、大唐芙蓉园、钟鼓楼广场、唐华宾馆、唐歌舞餐厅、唐艺术陈列馆、陕西省图书馆、大明宫丹凤门、长安塔……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建筑大师张锦秋的作品,她与西安这座古城已经融为一体。

郭涛曾如此评价张锦秋:张锦秋先生用唐风汉韵的建筑风格,为西安城向全世界交出一张独一无二的名片,
用“天上一颗星,地上一座城”这句话来形容她最合适不过。其实,她就是西安最好的名片

1936年10月,金秋季节,她在“锦官城”成都呱呱坠地,长辈取名为“张锦秋”。暗合了人物、地点、天时三个要素,寄托着对她的殷殷期望。

父亲土木工程出身,母亲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舅舅留德深造,后在同济大学建筑系任教,姑姑张玉泉是我国第一代女建筑师。这么说受家庭环境的熏陶,她走上建造师的道路完全顺理成章,其实不然。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张锦秋随父母辗转成都犀浦、涪畔小城遂宁和长江之滨镇江,度过了自己的童年。之后,举家迁往上海,就读上海务本女中(上海二中)。学生时代的张锦秋,嗜书如命,阅读遍了所能借到的文学名著。

这时的她,梦想的职业是作家,还曾写信向大文豪巴金咨询。临近填报大学志愿时,正是父亲的一席话改变了她的职业方向。父亲语重心长地说,从事文学创作需要非凡天赋,你的数理化不错,美术也不赖,适合当建造师。

后来张锦秋说:父亲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当时兄长已经在学造船技术,他希望两个孩子一个造海上的房子,一个造陆地上的房子。父亲说的很浪漫,她几乎没啥抵触就接受了建议
,也有家庭环境的因素。

在上海期间,他们一家住在姑姑家宽敞的家里。她至今记得,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摆放着建筑杂志,张锦秋有事没事就拿来翻翻,当娃娃书读。特别是客厅的墙上挂满了姑姑设计作品的照片。

照片上的房子好漂亮,都是我姑妈设计的,我可自豪了。所以,从小我的印象里,建筑设计是一个崇高而美好的职业。

1954年,张锦秋进入清华大学建筑系,之后继续攻读建筑历史和理论研究生,师从建筑学泰斗梁思成先生,成为这位建筑大师的关门弟子。

通过在大师身边潜移默化地学习,她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大学问家,理解了“仰之弥高”的涵义。梁先生给她树立了一座攀登的丰碑,一个人生奋斗的标杆。

梁思成言行的点点滴滴,张锦秋铭刻在心。她虽然一向对老师恭敬有加,但在研究的课题方向,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当时,梁思成正在研究宋代的《营造法式》,考虑让她加入。然而,在之前的考察中,她却对苏杭一带的江南传统园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彻底为之倾倒,觉得中国古典园林太有味道了,是取之不尽的宝藏。”

梁先生知道后不但没有生气,还当即派自己的得力助手莫宗江教授担任她的导师。

1965年,她在首都人民大会堂,聆听了周总理的毕业赠言:“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次年,她告别清华园,毅然踏上了西安这座千年王城,成为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首席建筑设计师。

之后的五十载春夏秋冬,她与西安这座古城捆绑在一起,她的所有梦想和事业,也在这里得到实现。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中国哲学讲究天人合一,中国的建筑和传统园林都遵照这样的哲学思想,具有深厚的文化渊源。

张锦秋在西安的第一幅作品,就是建造陕西历史博物馆,这是周总理的遗愿。到底建成什么样子呢?上面只有一句比较抽象的标准:它应该成为陕西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象征。

最终张锦秋的方案获得认可,依据是:这是中国古代宫殿的基本格局,因为它体现了古代人民的宇宙观,天子就代表宇宙最高,所以它是一个宇宙模型的体现

在1986年修建博物馆的时候,我们需要对每一件文物的性质有深入的了解,不同的文物不同温度、湿度、光感度的存放空间都需要精确计算。

她首次成功地采用了宫殿的形象和其布局设计,突破了以往大型公共建筑一般只采用楼阁式造型设计的传统格局。

最引人注目的是博物馆的整体色彩构思:白色砖墙面、汉白玉栏板、瓦灰色花岗岩台阶、柱子、石灯、浅灰色喷砂飞檐斗拱、深灰色琉璃,全部色彩未超出白、灰、茶三色。这和北京故宫等明清建筑以亮丽的黄、红两色为主调的色彩构思截然相反。

问张锦秋何以放弃偌大的宫殿式建筑色彩不求亮丽,却以沉稳的白灰色为主调“其一是受国外许多名建筑的影响。

王维《山水诀》说‘夫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自唐以后水墨画成了各代画家追求的绘画形式,在世界画坛独树一帜。这种高雅的格调对中国园林建筑影响极深。

建成后的博物馆,成为了西安的标志性建筑,获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世界一流博物馆。当人们对她的艺术成就高度赞赏时,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张锦秋说,建筑是石头的书,这是指建筑的历史价值;建筑还是凝固的音乐,说的是建筑的艺术价值。建筑师到了一个城市肯定要“接地气”,要与这个城市的自然环境、历史文化、社会人文相结合。

张锦秋认为,在建筑创作的天地里,我却近乎于中国古代的工匠,或者更像一个写小说的文人。

05

都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这句话在张锦秋身上
,却是要倒过来才行。张老能够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建筑设计,对亏了后面有一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韩骥老师

还在清华园时,两人就已熟识,毕业后两人都被分到了西部支援三线建设。韩老在宁夏工作,分居七年之后
,调回西安任规划局局长,和张老一起生活。

他这样评价张老的:她是个大家闺秀,一个特纯洁的女孩子,我特喜欢她。她上进又用功,很会做人和处事,家庭教养很好。这些不是后天看几本书就能学到的,这是我最欣赏的,也是一个建造师的基础。

生活中,
两人几乎没有争论过。回到家也是两人各忙各的事,要么看书,要么继续加班。只有一次西安钟鼓楼广场改造问题,两人争吵起来。

韩老用幽默、风趣、睿智表达着对张老的感情,好像从年轻到现在都没有变过,一直是那样的欣赏。

06

人是有历史、有情感的,无论西方还是中国,古代还是近代,历史以及历史积淀下来的传统都是非常重要的。

统建筑是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我们文化的根,新一代的建筑师应该在历史文化上有所认识理解,在振兴上不会走偏路子,才能真正担负起保护文化,保护历史,让文物活起来的责任!

所以我常常说,建筑师应该学习更多的建筑历史,只有知道来龙去脉,才能站在历史的高度。不懂建筑历史,你就没有独立的判断,这阵子兴什么主义,那阵子追什么流派,总在跟风,太肤浅了。

正是得益于对历史文化的研究,张老的建筑设计浸透着“唐风汉韵”在其中。

为此,她提出了“天人合一”的环境观、“和而不同”的建筑观、“和谐建筑”的创作观,开创了中国建设设计的新格局。

因为,中国传统建筑是我们中华民族悠久历史的见证,它们镌刻着先人的苦难,抗争与辉煌。中国传统建筑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它们彰显着优雅、质朴、灵动和豪气,中国传统建筑是我们建筑人文化自信的根基。

她说,几十年来,我的建筑创作就不断从中吸收营养,并感悟到必须与时俱进,不断创新。保护好建筑历史遗产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责任。爱惜它们就是爱我们的祖先,欣赏它们就是欣赏智慧和创造,传承它们就是延续我们的文化命脉!

为了表彰她在中国建筑设计领域的丰功伟绩,由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申请,国际小行星中心命名委员会批准,国际编号为210232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张锦秋星”,这是国际社会对张锦秋建筑事业的充分肯定。

这种荣誉前所未有,张院士在致辞时非常激动,几度哽咽。她说:‘张锦秋星’对于我来说,远远超出了奖励、光荣的含义,使我精神上得到了升华。我,一名中国建筑师将与宇宙同在,永远眺望着中华大地繁荣昌盛演进着人类文明,这种感受前所未有。

文学评论家肖如云说:锦秋营造了西安古都,现代西安也营造了她,西安使她大气,西安使一个蜀地女子变成了大唐气象建筑师。

她凭借一人之力,塑造了现代西安的城市之魂,使古都走向了世界,走向了未来。这座“丝绸之路”的去年古都,必将焕发出更加璀璨夺目的光辉。

张老的艺术成就,与日月同辉,为天地增彩。官微君为节目组的用心和诚意盖章,感谢你们能让更多的人目睹这位老先生在辉煌闪耀背后的岁月从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