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是我十几年的朋友,毕业后一直在华为工作,尤其近十年由于工作的关系游历了30多个国家,见证了民族企业在国际市场上雄起的整个过程。我跟他说,希望他讲讲海外生活不一样的一面,尽量把中国游客短期旅游体会不到的东西讲出来。以下是根据谷东会2015年5月20日对他的访谈整理出来的文字纪录

今天我们接着上次的话题,讲讲JH在其他几个非洲国家的工作经历和体会

大家好,我是JH,98年本科毕业后加入华为,跟瓦西里认识也是在98年,99年那会儿。我是在2002年的10月份加入了海外市场部,整个华为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开始大规模向海外派人,我算是比较早的一批。

埃塞俄比亚

那个时候不象现在这样,现在条件稍微好一点,各个国家的行政平台建的比较完善了,2003年的时候海外的很多国家的平台都不完善,很多事情要靠自己作,条件是比较艰苦的。下面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几个国家工作时的感受

埃塞俄比亚05年我在那个国家出差了半个月的时间。这个国家也是比较有特色的一个国家,它位于非洲的东部,旁边是索马里,与肯尼亚也是接壤的,当地人的肤色介于棕色与黑色之间,长相与黑人完全不同。

伊朗

印象最深的是它的贫穷,我走过了三四十个国家,目前感觉最贫穷的是埃塞和马里。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到晚上,就有人把一种看上去象是国内棺材的东西抬到街上,这种东西跟棺材非常象,只不过是用白色的铁皮子作的。后来问同事才知道,这此”棺材”是用来住人的。有“棺材”住还算好的,还有很多人是居无定所的。但那个国家有个好处,它处在高原,海拔2000米左右,不冷不热,全年温度在二三十度之间,冻不死人。

我第一次出国是去伊朗,准备在那里长驻,应该是在2003年初,当年我们在伊朗那个市场作的还是不错的。

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比“棺材”稍微好点是草棚,圆圆的茅草屋,周边是用树枝垒起来的房子,这个条件相对好点。再好点的就是水泥的房子,但这种水泥的房子是非常少的。当初我记得我们在大街上闲逛,有好多要饭的小孩子,当时也没经验,看着挺可怜我就给了其中一个小孩一点点钱,然后就马上有一堆人把你团团围住,小孩老人都有,这种情况下,你就很难帮助他们的。和我同行的本地的同事就开始埋怨我,说这种情况下你千万不要理会,后来我们就跑,他们就在后面追,我们跑到一个咖啡馆里,他们就在外面守着。

然后我记得第一次准备去的时候还是比较紧张的,没出过国嘛,怎么过去,问了很多同事,办签证啊,过关啊,很紧张,当时坐的是伊朗航空的飞机,那个航空公司的标识我记得还是比较清楚的,是个飞马,由于美国对伊朗进行制裁,他们买不到飞机的零件,飞机的条件是比较差的

跟黑人拍完照片后,他们可能就会要钱,给他钱他们就走了,感觉要钱成为他们的一个习惯了,但是你不给问题也不大。

一个是飞机比较老,又疏于维护,都是飞到别的国家机场临时维修一下,飞机很破,坐他们的飞机号称是勇敢者的游戏,现在想起来还是比较恐怖的,空难那么多,但当时自己也没什么感觉。到了伊朗后,公司同事把我接过去,宿舍也比较小。

埃塞人是非常淳朴的,治安非常好。这照片上的两个妇女是非常穷的,但你看他脸上的笑容是非常开心的。

办公室和住宿都在一起,实际上租了一个比较大的别墅,白色的,三层,有的房间办公,有的房间住人,食堂也在楼里,早上起来就去楼里面,困了就睡一觉,基本上就是这么个状态。

还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当地生活的贫穷。有一次我们去当地的野生动物园去玩。回来的路上渴了,看到路边上卖雪糕的,黄色的,很漂亮,就买了几只,实际上是橙汁冻的,吃了一口,我担心当地的水有问题,怕拉肚子,就把雪糕扔地上了,结果立即冲上来一群孩子,从地上拣起来就吃,雪糕上沾了很多土,我们几个人看着心情非常不好受,就赶紧上车就走了。

当时伊朗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当地人对中国人特别友善,去之前家里人还有些担心,怕不安全,治安不好,恐怖主义啥的,去了之后,发现实际上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伊朗是相当舒服的。知道你是中国人,当地人都会主动跟你握手,有些人走在路上会把手里的东西的给你,让你品尝一下

埃塞是咖啡的原产地,出世界上最好的咖啡,当地人非常喜欢喝咖啡,每天当地人都喝好多咖啡,泡咖啡的壶类似于我们国内的煤油壶,当地经常停电,所以他们都用土法泡咖啡,用煤油炉来烧。

伊朗产石油,非常便宜,5毛一升,路上有很多破车,30年50年的车都有,所有破车在伊朗都能看到。有一次去滑雪,在一个小卖店旁边发现升火的炉子跟别的地方有很大不同,火特别旺,也没冒烟,看起来我们就研究了一下,发现它不是烧煤的,是烧油的。

当地人不能算勤劳,主要是气候比较好,冻不死,饿不死的,饿了就摘点香蕉,出了首都你经常会看到很漂亮的草地,也没有养牛也没有养羊,也没有开垦种点蔬菜什么的

由于受美国的制裁,老百姓的生活是比较艰难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常见的东西伊朗肯定是没有的,没有可乐,没有肯德基,没有肉和酒,这是被伊斯兰教严格禁止的,伊朗当时是除了沙特之外最保守的一个国家。

马里

比如坐公共汽车,男女可以坐一辆,但要分开坐,男的坐前边,女的坐后边,不能有交流的。他们不象沙特那么严格要求女人戴面纱,但无论当地人还是外国人,女的一定要戴头巾,不能穿短袖的衣服。包括男的也是一样的,不能穿短裤。

论贫穷程度上跟埃塞差不多的是马里,条件比埃塞还要恶劣,气候非常热,在撒哈拉沙漠腹地,每天都是40几度,最低也是三十几度,经常停电,我们到大街上看了一下跟埃塞差不多,基本搭个塑料棚就可以睡觉了。据说首都巴马科没有室内商场,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在市场上解决,全露天的。

由于我们要见客户,客户里有女的,这跟沙特不一样(沙特清一色全是男的,包括秘书)。有些女客户OPEN一点的话会跟你握手,我们有的同事也很有意思,很多人都会跟女客户握手。

我和当地同事聊天,由于天气太热,也没什么娱乐旅游设施,也没什么地方可以逛,我们很多兄弟,确实比较辛苦,每天都是从早干到晚,他们说如果不作事,人会呆疯掉,所以大家拼命通过作事来使自己不想其它事情。

说个趣闻,伊朗有个女客户,有个同事经常会跟她握手,结果有一天,有个男的过来跟我们同事说,你以后不可以跟她握手了,你再跟她握手,我就杀了你。

所以华为这几年发展的还可以,员工和家属背后付出的很多,比如说在马里,当地经常停电,42度的温度,晚上也有三十八九度,没电是非常难过的。我们常年也有几十个中国人住在当地,租当地别墅,跟十年前我们在突尼斯很象,而且还有华为的家属陪他们,家属也没什么事作,甚至还有3个小孩,三四岁这个样子,所以克服了很多困难,如果孩子生病了在马里去哪里看病呢?

甚至都没有酱油,当时有个兄弟从阿联酋带来一瓶酱油,我们半夜就用它炒了个鸡蛋炒了个饭,当时觉得非常香。

家属比员工还痛苦,只能呆在家里面,网络又慢,每天要不就呆在宿舍,要不就是去食堂吃饭,还是非常煎熬的。但是也有好处,这两个国家相比其他非洲国家没什么传染病,没有疟疾,可能是由于气候原因吧

这个国家非常有意思,我再讲另外一个国家,突尼斯。

这次去马里,住在酒店里,条件非常好,欧洲人开的,有法餐,有空调,你从酒店窗户看,外边很脏,有些人还打着赤脚,你会感觉到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当地的黑木雕还是很不错的,密度比较高,放到水里可以沉底,主要客户就是中国人。

突尼斯

尼日利亚

我在突尼斯呆了将近四个多月。

还有一些西非国家,比如尼日利亚,疟疾的发病率是正当高的。我去的第一天就有个女家属过来说,她老公被虐了,实际上就是得了疟疾,发高烧。后来我才知道三重防护,首先是把空调打到最低,这样蚊子没有战斗力,然后支上蚊帐,再涂上防蚊霜,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预防疟疾。但是对一个常驻的员工,一年都这样防护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员工都得过疟疾,尤其前些年条件不怎么好的时候,有些人还多次得疟疾。得上后,一会冷一会热,非常痛苦,这几年公司花了好多钱,搞了净水系统,据说疟疾的发病率在降低。

我去的时候是04年,华为的办公室也是一栋别墅,比伊朗小点,有个院子,代表处的兄弟养了几只小乌龟,有时候我们在办公的时候,小乌龟就会爬到办公室里,大家就会逗它玩一会儿。

在尼日利亚的时候,从最大城市拉各斯飞首都阿布贾,尼日利严是非洲经济比较好的国家,非洲第一大国,1亿多人口,飞机不小,但管理就太差了,跟国内公共汽车差不多,你在机场买张票,拖着行李就上停机坪上等飞机,简单作个检查,甚至不太看你证件,飞机还等人,飞机要起飞了,看过来两个人,就会停下来,让人上来。所以说这种管理方式是非常危险的,前几年发生过一次空难,公司几个本地的黑人员工就在飞机上。我在尼日利亚,正好赶上中秋节,华为在尼日利亚业务作的非常大,有上千员工,有很多家属,包括很多小孩,确实挺不容易的。

这个国家那个时候我是相当喜欢的,算是中等收入,社会治安非常好,比较稳定,人是非常友善的,虽然是伊斯兰国,但不象伊朗那么保守,还是比较开放的,比如公共汽车就不用男女分开。

待续未完。。。

它甚至可以男女混泳,可以买到猪肉,也可以买到酒,也有迪厅,晚上也开放,跟其他的穆斯林国家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我们也是住在一栋别墅里

微信公众号:谷东会(gunuowangluo)

印象比较深的是当地人不吃淡水鱼,后来我才知道,很多国家都是不吃淡水鱼,那时候我们星期六星期天开车去河边,非常便宜地买一些淡水鱼,一点点钱就可以买回一袋子鱼,买回来后塞到冰箱,都塞不下,所以当时吃了很多鱼。

条件也是比较艰苦的,原先伊朗有食堂,请过一个阿姨,虽然中餐作的不正宗,但还是可以吃的。突尼斯就不行,因为代表处比较小,没有食堂,没请阿姨。我都回忆不起来每天中午吃什么了,记得似乎是早餐是不吃的,或者喝杯牛奶,中午去小卖部买个面包,晚上我们几个兄弟回宿舍自己作,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自己作饭。

我们的宿舍有五六个人,都有分工,有的负责洗碗,有的负责洗菜,有的负责炒菜,我被封为大厨,所以厨艺长进很大。宿舍很大,院子很大,院子里很多果树,柠檬和橙子熟了的时候,大家就周末摘摘橙子,扫扫院子,有些同事还种了葱。

照片上就是有一次拉马丹(伊斯兰教最重要的节日),我们就去撒哈拉沙漠去玩,十几个人,租了两辆丰田,开进了沙漠,沙漠里有州,有酒店,有件事可以看出当地人的淳朴,晚上我们看完当地的民族表演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到酒店后,有个兄弟发现他手机丢了。

一部三星手机,当时还算是比较贵的,当时打过去,一个当地人接的,他问你们在哪,一会儿他就开着摩托把手机给我们送回来了。我们觉得特别感动,也比较惊奇。

在突尼斯每天开车在沙漠上逛,可以看到很多欧洲人在里面度假,现在很多人喜欢到海边度假,其实在沙漠也是很好玩的,记得见过两个德国人住在绿洲里的小旅馆里,没事就看看书,再出去到沙漠里骑会摩托,挺有意思的。

这个民族叫波波球人,住在沙漠边缘的游牧民族,我们到他们家里去看过,跟陕北农民一样,他们也是住在窑洞里,表面看不出来,底下有房间

待续未完。。。

微信公众号:谷东会(gunuowangluo)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