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未来的门》是凯特·汤普森的最新力作。这本书可以看成是《寻找时间的人》的续集,也可以单独成册。小说同样精彩绝伦。

《通往未来的门》随想               

图片 1

——续《寻找时间的人》

凯特·汤普森,爱尔兰传统音乐表演文学硕士,非凡的故事讲述者,具有独特想象力的作家。喜欢赛马、旅行和小提琴。凭借作品《诱骗者》《炼金术士的学徒》《安南水》和《寻找时间的人》分别获得2002、2003、2005及2006年的爱尔兰国家文学奖——比斯托奖。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四度获得这一奖项的作家。

作者:爱尔兰~凯特·汤普森

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寻找时间的人》的主要内容:一桩多年前的家族隐私引起了懂事敏感少年吉吉·利迪的好奇心,但是留给他探寻的时间并不多,因为时间似乎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我们的世界流出。于是为了满足妈妈的生日心愿(找回时间),也为了弄清困扰自己的家族秘密,吉吉在安妮·科尔的带领下穿过时间膜来到了永恒之地(奇那昂格),和一个出色的小提琴手、一只受伤的狗,一起踏上了属于他的第一次的奇幻旅程。当然,在他们的通力合作和努力之下,吉吉不仅发现时间膜泄露时间的缘由,而且明白了家族的秘密,终于让一切恢复了正常。《寻找时间的人》出版及囊括十二项国际大奖,与《追风筝的人》《偷书贼》共同被美国图书馆协会推荐为年度最佳读物。

两本书看似关联不大,中间有约30年的时间跨度,且故事依旧看起来清汤寡水的,没有宏伟的场面,伟大的英雄人物,缜密的情节发展。唯一有的是平凡人类,神秘仙族,与妖怪普卡,几个普普通通的角色。

图片 2

在30年后,吉吉早已成家,有4个心肝宝贝陪伴在周围,他也有一份十分值得骄傲的工作。但就如同许许多多的普通家庭一样,他们内部也有永不停息的争分。吉吉与妻子关于谁去工作谁去看家的问题,各执己见,各有各的难处。而家里的刺头珍妮,则终日四处游荡,神龙不见马尾。可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普卡,止战鬼等的加入,更是让局势变得扑朔迷离。

《通往未来的门》震撼了数百万读者的心灵。那么,这本书又讲述了怎么样的内容呢?此时的吉吉·利迪已经长大成人,并且实现了自己当音乐家的梦想。一年当中,有一半的时间是在世界各地演出。同时他还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了。大女儿海姿尔正处在青春期;二女儿珍妮总是特立独行,按照自己的规则,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爱上学,不喜欢与人交流,但痴迷于大自然,甚至经常玩失踪;三儿子唐纳尔是个小大人,在这个个性迥异的家庭里最让人放心;小儿子艾登则是个十足的破坏大王。每个孩子都个性十足,麻烦不断,搞得本就矛盾丛生的吉吉与妻子更加焦头烂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孤单的珍妮遇到了一只愿意陪她在山间游荡的白羊,还结识了一个在山顶守护古老石堆遗址,孤独了几千年的男孩。石堆下究竟埋藏着什么?男孩不惜牺牲性命守护的又是什么?为什么白羊认为男孩应该重获自由?为什么白羊与男孩看到的世界不同?命运以一种始料不及的方式让他们交织在一起,却改变了珍妮和整个家庭的生活。

普卡无疑是诡计多端的,它千方百计设法引诱止战鬼离开他发誓守护的石塔。在石塔下,有一把经历过3000年的止战斧,这是普卡所垂涎的。而珍妮就被当作了普卡的工具,被它利用。但在紧要关头,神族安提斯的再次出现无疑力挽狂澜,拯救了局势。而一直以来,吉吉家的挚友麦奇,身为最后一代高地之王,家族的后代,决定让自己取代孤独守护石塔3000余年的男孩,挫败了普卡的阴谋。

凯特·汤普森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将音乐韵律转化成故事的发展和高潮。本书将虚幻和现实世界轻松融合,以同样轻松幽默的行文呈现在读者面前。《通往未来的门》的英语标题就是The
Last Of The High
Kings,即最后的高地之王,把爱尔兰的神话传说内化于小说。《通往未来的门》同样收获了《星期日泰晤士报》《图书馆期刊》等多家媒体的盛赞。并被《卫报》《出版家周刊》《爱尔兰时报》推荐为年度必读图书。

这文章依旧那么平淡无奇,却其实是在拯救人类这种巨大的目标下实施的。人们第一眼看去时,往往都会觉得扑朔迷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中每一个人都有善良和丑恶的一面,让你难以分辨好人坏人。殊不知,日常生活中正是这样,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好坏之分,有的只是每个人自己一时的选择。

为什么《通往未来的门》会如此受到大众的喜爱呢?作家在向读者传递着什么信息?我个人的理解如下:

当中还穿插在着许多让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例如,斯戴芬决定帮父母假装生孩子,抚养他们被换过去的孩子时,一种母性的光辉,仁慈,善良,有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感觉,毕竟她只是一个孩子。而仙族人的形象没有被作者鲜明的塑造出来,也不失为一招妙棋,将许多读者的意识困在了上面。便于情节的转折。

崇高的信仰。珍妮在石塔那里结识的那个男孩,是“止战鬼”——不惜牺牲自己年轻的性命守护着石碓达几千年之久。原来,这个男孩就是人类的代表,是第一任高地之王的儿子,他献出生命就是为了守护住那把人类与怪兽停战的协议之斧——止战斧。(很久很久以前,爱尔兰的头领第一任高地之王和怪兽之间因为土地归属问题混战已久,后来在仙族的调解下,双方坐下来谈判,达成停战协议,埋下了这把止战斧。可是,后来再次起了冲突,怪兽发誓要挖出止战斧,这位英勇的小男孩毛遂自荐来守护止战斧,人类才得到了和平。传说见《凯特尔神话》)小男孩在临死前许下了死誓:“我发誓,我将守卫此地,我将驻守此地,不论肝脑涂地,抑或长眠于此,我都将誓死捍卫它!”在这几千年里,男孩看着自己所守护的人类,在此繁衍,日益繁荣。虽然他自己是孤独不自由的,而且不知未来在何方,但是依然带着已经融入骨髓的信仰坚守着自己的誓言,无半分懈怠!

总而言之,这两部充满爱尔兰风味的小说,不失为中国当代小说行业的两盏指路灯,中国作家也可以利用五千年来传承的各种习俗与记忆,塑造出中国的世界级的小说。

无可推卸的使命感。麦奇是本书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他是唐纳尔的好朋友,也是吉吉的朋友,是利迪家音乐会的乐手,更为重要的是,他是高地之王的最后一位子孙。他一生都没有离开自己出生的这个小镇,平生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到石塔那里去坐坐,走走,他家壁炉的火从来没有熄灭过,因为他知道高地之王的薪火已经燃烧了几千年了。在新年之际,已经病的很严重了,几乎快不行了,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自己最后的梦想——在临死前,一定要到石塔那里去。吉吉给麦奇的新年愿望就是帮助他到石塔,这就要靠直升飞机了,遗憾的是实行不了。最后还是务实的唐纳尔给他做了一根手杖。在大家的帮助下,麦奇实现了最后的梦想,到了石塔,并且心满意足的在石碓旁去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我发誓我将守卫此处,不论我是生是死!”麦奇成了新一任的“止战鬼”,由他来守护止战斧,守护人类!

虚假的友谊与真正的阴谋。普卡,那只白山羊,他自称是他那一族创造了除人类以外的万物,最初被人类称为神,但是后来人类与仙族交好。为了报复人类,他们做出过很多伤害人类的事情,在人类的心中就幻化成了怪兽(传说可以查阅《凯尔特传说》)。普卡识别出了珍妮的与众不同,也知晓珍妮的真实身份,他慢慢的靠近珍妮,和珍妮共度时光,教会了珍妮很多在学校里无法学习到的本领,取得了珍妮的信任,成为了珍妮的好朋友。于是,他慢慢的游说珍妮去说服止战鬼离开石碓。原来,普卡不满意人类把最初的自然生态世界变得面目全非,还让大量的动植物从世界上消失。他要挖出止战斧,重新启动这个世界,让世界回归到最初的模样,人口也要缩减到当初的数量。这对于当今的人类来说,那是不能承受的灾难!

此外,本书还有几个方面值得读者去关注:

作者的想象力奇异丰富,为我们认识世界打开了一扇窗。吉吉去找普卡帮忙把树木风干好早日制作出世界上音质最好的小提琴。普卡运用自己的能力,把树木带到了一个时间运行相当快的世界。吉吉就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树木风干就已经达到了要求—-风干12年最佳。(这让读者很自然的想到《小王子》这本书里的一个情节:小王子在流浪的过程中碰到了点灯人,因为时间过的很快,黑夜与白昼交替的也快,所以点灯人要不停的点灯)除开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的平行世界,存在还是具有合理性的。比如,仙族居住的奇那昂格。在那里,根本就没有时间这个概念,更不用担心物质生活条件,他们要做的就是天天载歌载舞。现实世界与奇那昂格只有一层时间膜隔离。这时间膜一般位于古堡或者洞穴湖泊。人类无法去往奇那昂格,而仙族可以自由穿梭于两个世界(奇那昂格的传说见于《凯尔特神话》,达格达王是达南神族的酋长)。

吉吉的生活模式,令人羡慕,满世界的去开演奏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平凡普通的人,还是要有梦想的,还应当尽最大努力去实现她。只要他在家里,他家的音乐会每周如期举行。世事如此艰难,保持自己内心的本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这是不是会让生活更容易一些呢?

吉吉家最小的孩子,艾登是个彻彻底底的破坏狂魔。但是,吉吉和他的妻子,采取的都是尊重其天性,不干涉。比如,爱玩水,那就给他装上一大桶,让他一个人在院子里玩个够,等他不想玩,自然也就不会再去闹腾了。再调皮的孩子,在他喜欢的书面前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小小的艾登,也爱上了其他人给他读书的时刻,安静,专注!

作者对现今环境问题的也是极度关注的,表达出极大的忧思。目前世界上那些光怪陆离,日夜吞噬着能量的大型城市,起起落落的飞机,极地的冰川融化,臭氧层的多处空洞,大量已经灭绝或者即将灭绝的动植物。人类把这个最美好的世界搞得一塌糊涂。人类好像从不怀疑自己是地球的主宰,并拥有对其随心所欲的绝对开发权。难道人类真的不需要反省自己的行为吗?甚至连达格达(仙族的王)都认为这个世界恶化的不成样子,应该让普卡来处理,让普卡来掌握生杀大权。仙族难道已经弃人类而去了吗?

这本书精确剖析着亲情成长、是非抉择,责任担当等多个主题。隐喻恰如其分,哲思点到为止。影响激荡不止。正是这本书的魅力所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