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我于2017年7月到11月,花4个月时间完成了一次简短但连贯的环球旅行。从杭州出发,到北京乘坐国际列车,横穿蒙古国,来到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然后从伊尔库茨克开始,一路向西,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走走看看,来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从圣彼得堡飞到伦敦,从伦敦开始,按基本四五天一个城市的节奏,在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游荡40余天。然后,从伦敦飞到巴黎,绕地中海逆时针转一圈。先到巴黎,再去巴塞罗那,然后去罗马,之后去德国柏林、杜塞尔多夫、科隆、埃森等地,再之后从柏林前往阿姆斯特丹,最后从阿姆斯特丹途径冰岛、飞往纽约。在纽约呆几天,接着去匹兹堡暂住两周。最后,从匹兹堡,途径波士顿、北京、上海,一路回到杭州。达成连续绕地球一圈的成就,虽然人困马乏,但是认识了一些有意思的人、学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历史、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故事。

为这次环球旅行做计划时,很多人告诉我:在俄罗斯小心些,莫要惹喝醉的战斗民族;在法国、德国等地小心些,欧洲不少国家有难民安置问题,社会治安不稳定;在西班牙小心些,加泰罗尼亚正在闹独立。每天在国内外新闻媒体上看各种恐怖袭击、社会动乱的报道,我也不免有点惴惴不安。当然这些惴惴并未动摇我走上旅途的决心,因为我觉得,在各国局面总体稳定的情况下,仅因为一些个动乱事件就裹足不前,未免胆子太小。即使窝在家里,也能时常看到交通事故、火灾等意外事件的报道——确保安全的正确办法应该是提高安全意识和防卫能力,而不是足不出户。更何况,“冒险”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常常让人难以抗拒。我的偶像之一王洛宾,26岁时就能在军阀割据的中国,独自一人走遍大西北采集民歌,甚至以布衣之身跟青海军阀马步芳成为挚友。先辈风骨,高山仰止。

伦敦国会大厦旁,泰晤士河上霸气侧漏的街头艺人

环球归来,回顾各国旅程,对治安问题的看法是,适当注意即可,完全没有网络上说得那么可怕。意外事件当然是会碰到的,那就像是菜肴上的胡椒粉一样,成为记忆中有意思的一些小故事了。

小弟我于2017年7月到11月,花4个月时间完成了一次简短但连贯的环球旅行。从杭州出发,到北京乘坐国际列车,横穿蒙古国,来到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然后从伊尔库茨克开始,一路向西,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走走看看,来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从圣彼得堡飞到伦敦,从伦敦开始,按基本四五天一个城市的节奏,在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游荡40余天。然后,从伦敦飞到巴黎,绕地中海逆时针转一圈。先到巴黎,再去巴塞罗那,然后去罗马,之后去德国柏林、杜塞尔多夫、科隆、埃森等地,再之后从柏林前往阿姆斯特丹,最后从阿姆斯特丹途径冰岛、飞往纽约。在纽约呆几天,接着去匹兹堡暂住两周。最后,从匹兹堡,途径波士顿、北京、上海,一路回到杭州。达成连续绕地球一圈的成就,虽然人困马乏,但是认识了一些有意思的人、学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历史、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故事。

我在这次环球旅行刚出发时,开玩笑地跟朋友说:目标很简单,活着回来。其实这次行程中并没有什么险地,活着回来,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过,是否能真的按原计划绕地球一圈,可就不一定了。出现任何意外,比如护照钱包被偷、不小心跟人打一架被警察叔叔抓到、入境检查被找茬、机票延误、受伤或者突发疾病,都可能导致我中断行程,提前回国。最后虽然如愿以偿地成功完成了一次环球,遇到的意外情况,仍旧是有一些的。回顾全程,以毫厘之差赶上旅行计划的事情,居然也发生过好几次。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奇怪的遭遇还挺有意思的。

图片 1

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楼顶雕塑。买了博物馆的两天连票,每天都看到闭馆。要是有周票售卖,我可以在里面呆一礼拜

我的安全经验

独自出门旅行,在安全上需要考虑的不外乎财产安全、人身安全两点。关于这两点我各有一些经验教训和看法。

1

去俄罗斯旅行跟其他一些国家不同,入境还需要邀请函。所以旅游签证基本上只能找旅行社代办。旅游签证最长的停留时间为30天,在申请签证时,就需要填写具体日期。例如,假设护照上俄罗斯签证的有效期是7月1号到7月30号,而入境的火车或飞机订在7月15号,那在俄罗斯境内顶多就只能呆两礼拜了。

俄罗斯幅员辽阔地广人稀,从东到西连跨5个时区,给我一个月都不一定看得完,因此这30天,我一天都不想浪费。我的俄罗斯段行程跟哥们C同行。我们乘坐“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国际列车,从北京出发,途径蒙古国,在纳乌什基入境,到伊尔库茨克下车。我们订的这趟列车,进入俄罗斯境内是凌晨一点多,那时候刚好是我们俄罗斯旅游签证生效的第一天。一天都没有浪费。

图片 2

圣彼得堡夏花园

为什么能把时间凑得这么准?很简单,因为我们先买火车票,后办签证。其实这个行为挺冒险,因为如果最后签证没办下来,买火车票的钱就打水漂了。更何况,因为选择了途经蒙古国的线路,除俄罗斯旅游签证以外,还需要蒙古国过境签证。我们提前一个多月开始着手准备相关事宜,最后仍旧时间不够,来不及办理蒙古国过境签,只好多花几百块,办理了蒙古国加急商务签。刚刚好赶在出发前把所有事情处理完。

关于国际列车火车票的购买,也有一些波折。5月份打电话询问票务情况,得知8月份已售罄,7月份仅剩最后两张,在《交通篇》略有提及。C委托他一北京哥们带着现金去售票点,帮我们抢到了这最后两张票。实属运气好。这还不算完。我提前两天到达北京,跟还在北京的大学同学们小聚。C计划提前一天到。结果他出发那天,因为堵车错过了火车,只好改签到下午,到北京已是当天深夜。那一天,我跟大学室友租了台电动车去郊外爬山,在返程时遇到电动车没电等问题,耽误了不少时间。大晚上赶回海淀区,急急忙忙找到C还在加班的哥们,取到火车票,再跟C会和。囫囵休息了几个小时,就登上国际列车,开始了这次环球旅程。

财产安全

在财产安全上,个人的一些思路和经验是:

首先,理清个人物品优先级,什么东西可以丢,什么东西绝对不能丢。个人觉得,国外旅行,绝对不能丢的只有护照,其次是钱包手机,然后才是相机、现金、ipad、kindle、衣服及各种杂物。充电器、洗漱用品、拖鞋、雨伞之类,购置方便、价钱不贵,丢失损失不大;护照丢失比较麻烦,旅途基本提前结束,还没法直接回国。保管好护照挺重要,有的国家据说有假警察检查证件、趁机扣留护照要挟付钱云云,我虽没遇到过,但以防万一,提前准备了一张护照复印件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

其次,通常情况下,青旅有储物柜,酒店有保险柜,那些绝对不能丢的东西,不随身携带时,放进储物柜或保险柜锁好。有的青旅储物柜不提供锁,旅行出发前最好自备一把。民宿可能没有储物柜,如果住独立房间,锁好房门即可;如果在民宿跟他人合住,且不放心财物安全,还是把钱包护照手机随身揣着吧。

罗马河边树上一只鸟的剪影

再次,出门不要带太多现金,带一些现金、和一张全币种visa卡即可。中国游客之所以给大家“人傻钱多”的印象,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国人习惯于在出国旅行时,把预算全部兑换为外币现钞带在身上。这样其实不太安全,容易被偷被抢。何况环球旅行要途经多个币种国,让我怀揣卢布英镑欧元美元出门,显然是不现实的。美元基本算是全球硬通货,在各国都可兑换当地货币,有时比取钱还划算。所以通常出国旅游,换一些当地货币,再带一些美金,加上信用卡,足够了。

我在国内做准备工作时,兑换了一些卢布和美元。卢布基本在俄罗斯够用。美元不多,5张100美金钞票,和一些零钱。美元主要用来在进入新币种国时应急,比如入境后兑换一点美金、用于支付前往住处的交通费之类。现金不够时,找银行取钱。大部分时候,我都刷visa卡。整个欧洲,在超市、餐馆、博物馆、公交系统等处,刷卡消费都很方便,visa卡免密支付且无手续费,掏出卡靠近感应处,“滴”,扣款成功,甚至比支付宝还简单。当然,如此一来,visa卡务必要收好,若是信用卡被盗,请马上挂失。欧美小偷们在几分钟内能够刷掉的金额是令人震惊的~

在此基础上,我还特别留意把现金分开存放,钱包、衣服口袋、背包内的隐蔽夹层,各放一些。我甚至在洗漱包侧边口袋里塞了200美金。整个行程,洗漱包始终被我随意地扔在青旅民宿住处的床脚边。可能别人看到包里乱糟糟的牙刷毛巾香皂刮胡刀,都不会想到里面有钱吧,所以即使我的牙膏被偷了一次,这200美金始终安好。最危险的地方果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柏林东边画廊有不少有意思的涂鸦,那副著名的“兄弟之吻”当然也看到了

最后,在人多拥挤的地方,比如公交车、美术馆、广场、市场,小心扒手。跟我一起游俄罗斯的哥们C,就在圣彼得堡遇到了俄罗斯神偷光顾。

那天我们在冬宫博物馆待到闭馆,高高兴兴乘公交车返回。公交车挺挤,我们只能站着,中途涌上来一群人,直接把我们挤到窗户边上。车行进到第三站时,我隐约感到有人在掏我的外套右侧衣袋。用手一摸,拉链已经被拉下来。这口袋里放着充电宝和充电线,还没有被偷。我的护照和钱包都在外套左侧胸前内侧口袋里,也是安全的。我拉上拉链,往右前方一瞪眼,一个穿花衬衫的俄罗斯小胖子立马欲盖弥彰地扭头看往其他方向去了。

圣彼得堡,冬宫广场

我跟C说:车上有扒手,我们赶紧下车。下车以后,我跟C讲了简单情况,让他也检查下。C胸前背着一个小挎包,钱包护照在挎包里;手机放在裤兜里,所以在公交车上他一直手插裤兜,跟我一样。C打开挎包一看,护照钱包均在,掏出钱包一看,身份证现金也在。

我们步行一公里回到青旅附近。找了家俄罗斯餐馆,正坐下准备点菜,C手机上突然收到信用卡消费的提示信息。急忙把身前挎包里的钱包重新拿出来检查,发现除了身份证和现金,两张信用卡和一张储蓄卡都不见了。手忙脚乱挂失。但是短短几分钟,已被刷掉2000美金。这顿俄餐吃得味同嚼蜡,C随便扒了两口就赶回青旅处理盗刷问题。——还好及时止损,跟银行及时沟通,基本上所有钱都追了回来。之后再说起这事,我们都当作一次奇怪的冒险一般,付之一笑。唯一遗留的感慨或疑惑,是这位俄罗斯神偷到底如何做到的?难道他在我们毫不觉察的情况下,完成了打开挎包、拿出钱包、偷走信用卡储蓄卡、放回钱包的一系列操作,还顺手把挎包拉链给拉上了?

2

去俄罗斯之前老是担心会被战斗民族找茬,后来发现完全是杞人忧天。俄罗斯人实在是一个挺耿直挺可爱的民族,跟东北人有点像。当然喝醉了的毛子还是不要惹为好。刚到俄罗斯,就在伊尔库茨克见识到了醉酒俄罗斯大兄弟打架,见《住宿篇》。在圣彼得堡我的同行哥们C在公交车上被偷走了信用卡,盗刷了2000刀,见《安全篇》。除此之外,旅途顺利。

图片 3

莫斯科新圣女公墓。公墓如同美术馆一般,能看到上世纪的俄罗斯人,以或欢喜、或深沉、或凝重、或忧伤的表情姿态,出现在各种雕塑式、浮雕式、绘画式的墓碑上,栩栩如生。在这块墓地我不太感受得到生离死别的悲伤,感受到的更多的,是人生的透彻与豁达。通过墓碑可以大致揣测出墓主人生前的职业以及性格,他们的故事,栩栩如生,如同刚刚发生在昨天

在伊尔库茨克的时候,有一天傍晚我想喝一杯伏特加,于是跟C一起走进一街角酒吧。来到吧台,剔着寸头、一脸精悍之气的酒保上下打量了我们两眼,面不改色地用流利的英语说:Hello.
What do you want to drink?
我这时四顾打量,突然发现这个酒吧里坐的都是熊一样的壮汉。我身高1米78也不算矮了,但是只能勉强达到这些毛子哥们胸口。这群人里随便拎一个出来,胳膊都比我大腿粗。这些俄罗斯大兄弟们,有的赤膊纹身,有的光头带耳环,有的坐在角落喝酒看书,有的对着一盘汉堡薯条大嚼,还有一些,正抬起头来,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们。我回头重新打量酒保,发现酒保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幅照片,照片里年轻几岁的酒保和普京大帝并排站在一起,面容冷峻。——思索了一会,我对酒保说:来两杯咖啡,谢谢。

人身安全

我在剑桥青旅遇到过一位精神矍铄的上海老爷子,带着老伴环游世界,每年有至少4个月时间在国外。老爷子说起自己的旅行心得,告诉我,欧洲治安不好,所以他尽量早上晚点出门,晚上早些回住处,这样就能基本确保安全。

剑桥康河,以及河上的游船。初到剑桥,在火车站外面就被一些人搭讪,说他们是大学生,正在做一个勤工俭学之类的游船项目,坐他们的船更便宜云云。敷衍了两句直接走开,放好行李在剑桥逛了逛,又遇到好几拨类似的人,这才发现,这些老哥们应该就是做游船生意的人而已,所谓勤工俭学都是揽生意的套路~

老爷子的心得很实在,但是值得商榷,比如“早上晚出门”,一般来说,想要避开坏人不用早上晚出门,早上坏人通常都在睡大觉呢。据我个人经验,只要避开特别拥挤的场所、特别乱的街区、不主动惹麻烦,环球旅行的个人安全是绝对没问题的。晚上要不要早点回住处其实因人而异,看场戏或者泡泡吧,都容易玩到深夜,只要在回来的路上稍微小心一些就行了。我在罗马青旅的一些室友,到罗马的目的甚至单纯就是为了过夜生活,他们每天睡到下午4点起床,拾掇干净出门,玩到第二天早上回青旅,倒头就睡,也没见得出过什么意外。

为了预防意外情况的发生,可以做一些准备措施。比如,在抵达一个国家前,查清楚该国中国领事馆的所在地、联系电话,写在纸条上随身携带。再比如,提前到网上查一下某个国家、城市或街区,治安状况到底怎么样,需要注意什么事情等等。作为一个到处旅行的过客,跟谁都没有根本利益冲突,通常也不会被特别为难或针对,遇到事情不要慌张,冷静面对、沉着应付就好。

卢浮宫展厅窗户边精致的雕塑

真要说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那就是,增加一点狼性,别“太有礼貌”。不止中国、整个东亚的文化传统都强调礼让谦逊,遇到陌生人先陪个笑脸,遇到意外先主动说对不起。跟文明社会的人打交道,这种习惯当然是挺受欢迎的;但跟一些不那么文明的人打交道,太温柔容易被欺负,还是换上一副冷漠扑克脸、强硬自信一点的好。比如在巴黎,在很多著名景点附近,都游荡着各种来路不明者。有的会笑嘻嘻靠近你、往你手腕上系红色丝带,系好了就要钱,不给钱不让走;有的会假装学生问你“Excuse
me. Can you speak
English?”,想方设法把你往骗局里面带;有的更简单粗暴,看准了手机、相机、背包,伺机靠近、伸手抢夺、转身就跑。对付这类人的处理方法很简单,不要过多纠缠,冷冷地扫他们一眼,转身走开就好。至于我自己,我只要几天不刮胡子,带上墨镜和黑色包头帽,看上去跟打手痞子没太大区别,所以我不惹人就算了,一般没人惹我。

3

英国总体旅途顺利。若干次因为长途巴士晚点而在汽车站多等了几小时。火车如果不是始发站,到站停留时间很短,不过我通常提前赶到车站,所以没有误过车。在号称治安很差、大白天城中心就有被袭击危险的大伦敦片区豪恩斯洛住了几天,民宿屋子破破烂烂,邻里街坊母语是西语、印地语、阿拉伯语和一些非洲语,反正不是英语,但也并没有真遇到什么意外。在爱丁堡的最后一天,隔壁街区发生了一点火灾,看到消防车从青旅窗外呼啸而过。除此之外,因为伦敦地铁爆炸案等原因,博物馆、美术馆、交通枢纽安保严格。偶尔还能遇到游行示威。

图片 4

剑桥一角

真要说有什么“刚刚好”的事情,那就是,我在离开英国前,把身上的英镑花得一枚硬币都不剩。在电影电视上看老外打车或用餐,结账的时候甩出一张钞票,配一句“Keep
the
change”,总觉得挺洒脱。后来亲身体验了满满一裤兜硬币走起路来叮咣作响、裤兜甩来甩去的感觉,才知道,也许人家不是大方,是真的不想怀揣那么多硬币而已。英镑零钱硬币面额众多,大小形状不一,tm的不少硬币上还没有阿拉伯数字,导致好几次我在找钱时,需要从裤兜里掏出硬币挨个端详,因而遭人白眼。总额不多的硬币,就能装满满一口袋,走起路来不舒服,而且会丁零当啷乱响。所以一般遇到沿街乞讨的流浪汉或者技艺精湛的街头艺人,我都入乡随俗地布施一点硬币。最后在离开英国前往巴黎时,在机场免税店看中一相机包,我问收银员小妹:我能不能先用硬币零钱付账,剩下的数额再刷卡。收银员小妹露出一副同情理解的表情答应了,认认真真地帮我把一大把英镑硬币点了个清楚。

可惜的是,英镑硬币虽然脱手了,在后面的行程中,又多了不少欧元硬币和美元硬币。后面这两次,没什么机会把硬币全花掉,于是只能把这些硬币放进背包,带回天朝,作为这次环球旅行的纪念品。

图片 5

美国匹兹堡植物园的花

一些奇怪经历

3

德国的行程我与一大学同学同行,他从上海启程,我从罗马出发,在柏林碰头。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先逛一下柏林,然后去看埃森桌游展。计划行程时,发现埃森桌游展不愧为世界最大桌游展,提前一个月,已经订不到住宿。于是把住宿订在埃森旁边的杜塞尔多夫,在杜塞尔多夫购买北莱茵维斯特法伦州票,坐火车往返埃森。

刚到杜塞尔多夫是中午左右,来到青旅,之前的房客还没退房,于是我们放下行李,出门闲逛。先在杜塞尔多夫老城区走走看看,找了点吃的,然后顺着莱茵河欣赏了一下两岸开阔的视野。再之后,趁时间还早,心血来潮,买上州票前往科隆,看了场刚上映的《电锯惊魂》,吃了顿手工汉堡,顺便仰望科隆大教堂尖顶。一番游玩,再乘火车回到杜塞尔多夫,已经是晚上10点多。

图片 6

柏林,马克思、恩格斯雕像

回杜塞尔多夫的火车上,同学表示担忧:会不会太晚,青旅不能办理入住了?我说,大丈夫です,放心没问题,青旅通常都是24小时有人值班的,晚上11点以后check
in的事情我干过好几次了。

结果等我们走到青旅门口时,发现白天敞开的大铁门已经紧锁。一旁有一扇小门,需要输入密码才能入内,而我们并不知道密码。给预定网站上的青旅座机打电话,没人应。好在没等多久,遇到一个外出归来的背包客,告诉了我们密码,把我们带进青旅。回到青旅,发现前台办公室房门紧锁。我们的行李都在这间办公室里,连住哪一间房哪个床位都不知道。每间卧室都需要密码才能入内,随便找个房间破门而入、再随便找个空床铺休息,似乎也不太好。这时候老天再次显灵,青旅前台的德国小妹,因为忘记拿东西,本已骑着摩托离开,又突然回来了。连忙跟小妹一番沟通,拿上行李,办好入住,这才免去了在青旅大厅沙发上睡一晚的尴尬。

这差不多就是德国段行程的最大意外了。另外,在从杜塞尔多夫返回柏林时,因为前晚暴雨、铁路沿线树木被吹倒等原因,火车被取消,我们只好退掉火车票,改买长途巴士,在一阵暴雨一阵阳光的诡异天气里,泡在巴士上一整天,深夜返回柏林。这个故事在《交通篇》里也已经讲过了。

图片 7

杜塞尔多夫,莱茵电视塔

来自莫斯科的传销工作者

初抵莫斯科,我和同行哥们到青旅放好行李,上街觅食。步行到TripAdvisor推荐的一家菜馆,发现正在停业装修,饥肠辘辘走进附近的肯德基,买了些炸鸡汉堡据案大嚼。结果在这里我们居然遇到了俄罗斯传销骗子。

整个过程是这样的。当时,我们正在肯德基啃鸡腿,用中文讨论昨天dota2国际邀请赛的赛况。一个矮矮胖胖的俄罗斯中年人端着啤酒从旁走过,突然停下来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你好?”

我以为这是个友好的俄罗斯人,就用英语随便招呼了下。毕竟在路上已经遇到过一些这样的人,外国友人对中国文化还是挺感兴趣的。

没想到这毛子老实不客气,一屁股就在我们桌旁坐下了。刚开始大家一边吃喝,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后来我们随口说了句自己是IT行业的,胖老兄突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笑眯眯地用英文说:我的公司做了一个网站,在你们中国能赚very
very big big
money。我英语不好说不清楚,你留个电话给我,明天我叫一个翻译,再跟你联系。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我给你看下我们的产品。——一边说一边掏出一支笔和一张餐巾纸往我手里塞。

我随便编了个名字写给他。实诚如我也没那么傻,不弄清楚状况就跟他走,万一被抢走护照之类,可就不好办了。至于他的网站和“big
money”,我们表示不感兴趣,尝试转移话题。没有用。刚开始还显得醉醺醺的胖老兄,此刻突然精神起来,操着别扭的英语说个没完,不停把话题往“big
big
money”上引。见我们埋头吃喝不理他,他尤不放弃地问,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跟我合作,一个月能赚一百万美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OK
that’s it.
他这句话一说完,我和哥们抓起没吃完的汉堡鸡腿,起身走人。临走前我面色严肃地盯着胖老兄问:哥们你这网站厉害啊,到底是做啥东西的网站啊?胖老兄眯着眼半晌不说话,过了会突然动了一下说:对不起我刚睡着了,你说什么来着?我笑了笑没说话,径自走了。

莫斯科的路边雕塑,具体纪念的是哪位历史人物,我已经忘了,不过这个沉重大气的背影,至今让我印象深刻。至于雕像左右两侧护法的两只鸽子,那是属于意外入镜了

4

有人问我环球旅行的手机通信怎么处理,我说,提前买好手机卡就行了。国际漫游当然也是可以的,贵而已。租移动wifi也是一个选择,不过移动wifi本身需要充电,会占用一定携带空间,而且不能打电话。我是需要打电话这个功能的,不管是遇到紧急情况联系大使馆,还是根据行程联系青旅民宿博物馆等等。手机sim卡当然也可以在到达一个国家后,在机场等地购买,不过有可能会贵一些、而且不一定选得到合用的套餐。我在出发前,在万能的淘宝上把所有需要的sim卡都选好套餐、购置完毕,一共四张:一张俄罗斯的,一张英国的,一张欧洲大陆的,一张美国的。提前跟淘宝客服约定好每张卡各自的激活日期即可。另外带上一个备用手机,插上国内的手机卡,关闭所有漫游流量,只用来接打电话、收发短信。

图片 8

巴黎,埃菲尔铁塔近景

我从伦敦前往巴黎时,到达巴黎机场后,换上欧洲sim卡,一看手机屏幕:无服务。急忙连上机场wifi,打开淘宝联系客服。客服一查,原来我忘记了告知他们激活日期,导致sim卡一直没激活。那天是周天,这家店的技术人员休假,需要等到第二天才能激活手机卡,也就是说,我在巴黎的第一天,手机在无wifi的情况下就是一块砖头。能不能发微信朋友圈倒在其次,不能使用谷歌地图,可就让我这个路痴有一点犯难。连如何从机场前往青旅,都成了一个不小的挑战。好在我事先已经做好准备,把从机场到青旅的公交线路写在了纸条上随身携带。另外我意外地发现,在有wifi的地方用谷歌地图查好路线,即使之后走到大街上手机“无服务”,人的位置仍旧差不多能实时更新。我就这么着连蒙带猜找到了位于巴黎15区的青旅。——这次经历让我对自己的手机依赖症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同时让我对我的偶像之一,仅靠着指南针、几张不精确的地图和路人的指路,成功从意大利走到中国、再返回意大利的马可波罗,又增加了几分崇拜。我想如果是我,可能还没出地中海区域就已经彻底迷路了。

图片 9

卢浮宫的珍宝

等到我结束欧洲行程时,是从阿姆斯特丹出发前往纽约。我离开阿姆斯特丹那天,sim卡套餐刚好结束。有了在巴黎不依赖手机到处乱逛的经验,我信心满满:即使没有智能手机,我也是可以成功地从青旅出发到达机场的,拒绝迷路!结果那天早上起床,惊喜地发现手机仍旧有信号。我一边想是不是运营商忘记把我的手机套餐结束掉了,一边收拾行李、吃早餐、退房出门。最后,等我到达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以后,手机突然就从满格信号变成了“无服务”。难道是运营商知悉了我的特殊情况,额外优惠了我几小时?总之,这张欧洲sim卡,算是被使用到了极致,一分钟都没浪费。

海德公园奇遇

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在伦敦步行半日,来到海德公园,坐在长椅上休息。我坐在长椅左边,掏出手机跟待在国内的女友微信语音。语音到一半,一个人走到长椅右侧坐下。我以为是个普通游客在休息,没有抬头搭理他。又过了二十分钟,电话打完,我起身准备离开,这人突然开口把我叫住。我转头打量,说话者是个黑白混血的年轻哥们,穿一身整齐的潮服,提着个小潮包。他带着尴尬的笑容、用一口地道的英国口音问我:我是曼彻斯特人,这周刚来伦敦,现在想回家去,但是手机摔坏了,身上没有现金,你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请求帮助的吗?

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

我坐下跟他聊了两句,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他说他是家住曼彻斯特的饶舌歌手,这周开车和女友一起来伦敦看望她父母。结果这次见面很不愉快,他昨晚跟女友大吵一架,女友连夜开车回了曼彻斯特。他的钱包在车里,手机在吵架过程中一时激动扔地上砸坏了。身上仅剩的现金,也被他昨晚在酒吧借酒浇愁喝光。他上午刚从酒吧出来,一宿没睡,买完一瓶水后身无分文,这会正在想办法回曼彻斯特。

我再打量了他一下,发现他手上确实捏着半瓶水、和一只已经摔裂的htc手机。我说,你可以问一下公园里穿黄色背心的工作人员;公园这一侧门外就是地铁站,你可以去地铁站问问工作人员和警察;也可以去警察局求助试试。

他说:我今天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这些地方已经都去过了。我去过长途巴士站和火车站,问他们能不能免费载我一程到曼彻斯特,被工作人员拒绝了。我找过出租车公司,问他们是否愿意先把我送到曼彻斯特我的公寓,然后我再付他们车费。出租车公司表示,伦敦到曼彻斯特太远,我至少需要预付一部分车费才行。我去过警察局。警察让我打电话联系自己的亲人。我不记得父母的电话号码,手机又摔坏了。唯一记得的号码是我叔叔的,不过他在迪拜,跟英国有时差,打过去没人接。警局的人告诉我,他们要等到周一工作日才能处理我这个问题,但是今天周六,我想今天就回去。要是今天回不去,问题就从“怎么回曼彻斯特”变成“怎么在伦敦露宿街头”了,我是个有自尊的人,我不想露宿街头。

我说,那你怎么会跟我求助呢?很奇怪呀,我只是一个背包穷游的过客,不是英国人。

他一脸尴尬且郁闷地说:我今早从酒吧出来时,以为能很轻松地获得帮助、回到曼彻斯特。然而现在我几乎已经绝望。通常我是不愿意向人求助的,伤我自尊。更伤我自尊的是,今天我在伦敦街头向一些英国人求助,他们看到一个陌生人向他们寻求帮助,居然都会先一脸怀疑地把你从头看到脚,然后一脸怀疑地径直走开。我是个挺慷慨的人,以前在曼彻斯特,如果有流浪汉问我要几十镑解决燃眉之急,我随手就给了。但是今天在600万人口的伦敦,居然连一个愿意听我把话说完的人都没有。——说完这些他看着我说:不管最后你愿不愿意帮我,你能听我把话说完,我就很感激了。

牛津的街头艺人,演奏得非常棒、非常投入。有时候看到这类街头艺人,我会忍不住感慨:花1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学小提琴或吉他等等乐器,最后却只能在街头即兴表现混口饭吃,真的值得吗?可能,也许比起每天点卯的枯燥乏味,他们更在乎生活的自由吧。更何况谁说街头艺人的收入就一定低呢~

我说,那你还有什么想法吗,比如说你需要别人怎么帮你?

他说,我去一个长途巴士站问过了,一张从伦敦到曼彻斯特的长途巴士只需45镑。你如果能跟我一起去巴士站,帮我买一张票,我会非常感激,之后我也一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

我想了想,把右侧裤兜的零钱全掏出来递给他,站起身说:兄弟,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我只能帮你到这里。至于跟你一起去巴士站的事情,对不起,我想了想觉得不愿意。——说完这些话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至今我仍不确定这哥们到底是不是骗子、我到底做得对不对。仔细回想,让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一些细节。比如他为何这么巧地刚好找上一个外国人寻求帮助;比如英国和阿联酋时差只有4小时,他怎么会刚好打不通远在迪拜的叔叔的电话;再比如,我一开始跟他聊天时,说道自己来自中国,他立马笑眯眯地用带口音的中文说“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他在哪学的中文,他说他叔叔在迪拜有一些中国客户,他跟那些客户聊天时学到的。不管怎么说,他讲的这个逻辑严密的故事还是带给我一些感触,希望他顺利返回曼彻斯特。

5

我在罗马住在一所青旅。房东是几个罗马尼亚人。他们待人热忱,工作勤劳,每天都会打扫卫生,然后帮所有房客铺床——我住了这么多青旅,每天铺床这种事只有他们一家会做。我入住时遇到的是房东A,A说他们只接受现金付账,但是后来我们聊得比较高兴,A看我身上现金不够,欣然接受了我刷卡付房费的请求。后来我又遇到房东B和C。这俩哥们经常在青旅厨房煮东西吃,碰到我就大呼小叫地分我一份。有一天晚上我们以及另外一些房客,还在青旅的厨房里开了个小派对,吃了很多pasta,喝了很多红酒,跳了很多舞。刚认识B时,B笑嘻嘻地说:人们一听说我们是罗马尼亚人,就以为我们是混黑帮的,其实我们是踏实工作的良民啦!

图片 10

在罗马有个隐蔽的处所,爬上山,在一所房子前,排长队,然后趴在钥匙孔上窥视,看到的就是如照片所示的神奇画面。从近至远,依次是马耳他骑士团,意大利,和梵蒂冈。俗称“一眼看三国”。就这样听着教堂钟声远观,丝毫感受不到在罗马狭窄拥挤的街道上,意大利人、印度人、东欧人、北非人、以及数不清的游客,在混合着pizza、pasta和咖喱味的空气里摩肩接踵的世俗场景。也许宗教就是要在最世俗处拔地而起,才能凸显其神圣吧。

有一天我游玩归来,前往青旅附近的超市买菜,在超市碰到C。C熟络地给我介绍了超市里最近正在搞活动的、性价比高的各类商品,然后举起满满一篮子的蔬菜、肉和红酒,苦笑着说:挣点钱不容易,我也不想这么快把钱全花在这些东西上,但是没办法,哈哈。

C买好东西先结账离开了超市,我选好了几样食物,也付账离开。出超市走了两步,发现C走在我前面。想赶上去再跟他聊一下,他步子迈得比较大,我提着一袋子零碎食物不太好追。走了一会,回到青旅附近,只见C在一个门口一闪身进去了。我以为这是到达青旅的近路,没想太多,三步并作两步,跟在后面从这扇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是个阴暗的大厅,大厅远处开了一扇小门,透进些许光亮,门外似乎是个花园,B正站在小门附近跟人聊天。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B抬起头望过来。我刚好也看到B,于是冲他挥了挥手。B这时也看到了我,傻愣愣地挥了挥手回应。这时C看到B的反应,一回头才意识到我在他身后。C脸色奇怪地对我说:你走错地方了,青旅不是在这里。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粗略一看,站在B身旁聊天的,是一群躲在阴暗处的、似乎有些来路不明的人。我心里咯噔一下,妈蛋,该不会是刚好碰上了黑帮聚会吧。连忙冲C丢下一句“不好意思我走错路了”,径直从大门溜回大街上,快步走回青旅。

回到青旅,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去厨房做饭。菜还没切好,B和C就前脚紧跟后脚地来到青旅厨房,一左一右坐在我两旁,有一搭没一搭跟我聊天。好在我确实是个如假包换的背包客,还是一个亚洲人,所以即使他们真是混黑帮的,我也不太像一个警方卧底应该有的样子。装傻充楞聊了半小时,B和C拍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之后待在罗马的日子里,一切如常,我们每天都笑嘻嘻地打招呼、聊天、分享食物与红酒。

图片 11

在苹丘山顶俯瞰罗马城

6

回顾全程,在英国赶上伦敦地铁爆炸案,在巴塞罗那赶上加泰罗尼亚独立,在巴黎赶上全法公务员大罢工,在德国赶上罕见大暴雨,不过总体来说都还好,没有影响行程,想看的东西我都看到了,旅程中还充满了不少意外惊喜。至于从美国返回天朝的时候,在北京从国际航班转乘国内航班,被迫先在国际航站楼取托运行李,再去国内航站楼重新托运、办理登机牌、安检,差点没赶上飞机滞留北京的事情(在《交通篇》有提及),除了让我吐槽这个二缺的服务流程之外,只算是一个小插曲了。在外面流浪久了才能感受到家的美好,但是永远待在家里,又抑制不住那种想要出门看世界的欲望。就像王家卫电影里说的那样:“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这玩意就是一个围城,山后面可能确实没有山这头美好,但是山这头的美好之处,是需要翻过山越过岭之后,才能感受得到的。

图片 12

巴塞罗那安静的港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