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要说难以忘记的事,应该是他吧。

听着陈奕迅的十年,翻阅着最近有关魔兽的所有消息,不禁发出一阵喟叹,有十年了吧,也许?大概。

大学时代的恋人,相爱前只是在百人大课上擦肩而过的同学而已。

是的,十年之前,我还不认识它。我也不曾加入那段热血的青春。

那时候他在五区暮色森林做术士,我是七区阿扎达斯菜鸟牧师一名。

魔兽于我,本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一个偶然,让我开始喜欢上了它。

07年的春节寒假,我在家打着魔兽时,他第一次登陆了我的世界。再后来,我们在07年的春夏疯狂地恋爱,魔兽就AFK了。

那是2006的夏天,06年,舒马赫退役,超女冠军是尚雯婕,NBA总决赛的冠军还是韦德,北京还没有召开奥运会。

记得是07年底的冬天,第一次吵架,冷战,闹分手。我想他却又不愿主动联系,就悄悄地去了五区暮色建了一个血精灵术士号。打了一下午的野怪,踉踉跄跄从东部大陆跑到了奥格瑞玛,站在了他身边。

彼时的我刚刚高考结束,拖着疲惫的身心游走于各大升学宴之间,那些有关于毕业的事迹传说,统统没有,有的,只是平淡的毕业典礼,和平淡的散伙饭。

他一眼就认出了我,急忙明显地对身边哥们的人妖号喊出大名让我免除疑虑,不过却也没有主动与我说明。

北方干热的夏季没有一丝凉风,正当我在家里吵嚷着无聊的时候,好兄弟建打来了电话:喂,明,你在家吗?

后来我们和好了。我在KTV里泪眼婆娑地唱了一首《告诉我》,我们就又和好了。

建说要我去找他。

之后,就开始了一起最冗长而又难忘的TBC时代。他不在玩那个真心付出的术士号,转练了一个叫做似曾相识的猎人。当年我幼稚的爱好就是在游戏地图里找个空木房子跟他合影留念,他带着修玛,我带着蓝胖子,坐在银松森林的旅店炉火旁,温暖惬意好像永远都不会分离。

那一天,是我生平第一次走进网吧,那一天,是我第一次遇见魔兽,而自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进入了一个不可预料的深坑。

银松森林那片地图的北边河岸也有一间木屋,门口有小船一艘,以我絮絮叨叨的性格,估计跟他说过一千次,那是我的家,但这么无厘头的话,他应该早就忘记了吧。

一开始我其实是拒绝的,因为这是一个不得不花钱的游戏。可是,看着建玩游戏时那画面,我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

生活技能我练了挖矿和附魔。对,就是这样奇怪的组合。他练了采矿和工程,和很多猎人一样,做了很多小玩具。

终究还是抵不过欲望的诱惑,我也沦陷进入了这个坑。

刚满70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坚定地认为大鸟(骑术280)没有太大用处,所以拒绝花钱去练。因此还跟他闹过别扭。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那样。当年,吵过太多的架我都不想不起也想不通为什么了。

一开始,就被CG吸引,后来,进入游戏后,我就忘记了建还在我身边的这一事实,摸爬滚打一路走来,很长时间以后,我也成功的跻身在大号的行列。

后来,我们一起加入了公会,公会似乎叫做最后辉煌(而且是中二的繁体字)。团长是个二货盗贼,还有一个憨厚的MT,两个黑手基友摸出了无数战猎萨加皮板锁。很快,加上太阳井的单刷BUG,他的装备提升得不错。我也因为出勤积极,T6+T6.5也拿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后TBC时代,基本上就是全民怒骂九城,怒刷小号,怒杀蛋蛋和鸡蛋。公会的活动越来越少,我就用我挖矿附魔赚的闲钱成立了一个小号之家公会,他的若干小号都加了进来。

记不清我为什么那么喜欢魔兽,但我知道,它并不是我逃离现实的港湾,尽管曾经我一度在现实中失落自卑,但每当来到魔兽,心中的热血又重新燃起。也许对于我们来说,那是一段燃的岁月,而对于没有玩过的人来说,或许有些不可理喻了吧。

我多希望我们的装备晚点毕业。

有人说,魔兽?不就一破游戏!至于么?

多希望我们永远不要从大学毕业。

可我想说,那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游戏,因为它承载了太多我们有关青春的记忆。

毕业前的三个月,我们分手了。可悲的是,分手的那句话,他也是在游戏里说的。

我发现,原来魔兽是一个很有趣,倒不如说是教会了我很多的游戏。

当时我站在奥格瑞玛的假人练新的输出循环,看到这句话,有点懵。

曾经挖矿,重复着枯燥无聊的操作,那段时间里我好像知道了。原来重复是有必要的。

可是,又如何责怪呢?在几个月之前,他应该也是苦笑着在加基森门外对我说出恭喜你考出雅思,实现留学梦想的第一步吧?

有一段时间升级很慢很慢,我理解了,要有耐心。

那其实是我deadline之前可以完成的最后一次的雅思考试了。我已经想好了,这次如果还考不出来就放弃的。

曾经被人杀而没有能力报仇,然后我开始拼命升级刷装,终于有一天手刃仇人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看来还是我副本下得不够多,不然,我一定是可以留下的啊。

曾经团队一起副本,我学会的是团结力量大,合作共赢。

分手后,我们彻底不再说话了。我被伤了自尊,暗自发誓不会让他再有任何联系到我的方式。

一开始开始的时候也为了法师和术士纠结过,也曾经犹豫着到底选择血精灵还是亡灵。后来想了想,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我每次上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点开小号公会,看看他的上次上线时间,看看他在公会仓库里放了什么,取了什么。

曾经深深切切的把自己代入过游戏,看着魔兽世界的冷暖。

一切痕迹,都变得那么宝贵。

曾经我记不住很多人的名字,但我却记住了

当CTM上线后,五区暮色的联盟出了著名的蓝海公会,一时之间部落的日子苦不堪言。我在朋友的劝说下把血精灵的头上长苗苗献祭给了暴雪,换回了不人不狗的狼人术士。

每个快捷键对应的信息。

却还是改不了上线看看的习惯。

曾经的我冷硬,却一次次被任务情节和NPC感动。他们的话,曾给我深深的感触。

有一天,信箱里收到一封邮件,是他写来的。告诉我他打算跟着朋友转去一区的联盟,致信向我告别。

曾经拼命的升级,刷装备,组队挑副本,挖矿捐献公会。

此后,他术士号为我做的那件紫色丝质衬衫再也没有了任何关于他,关于我们的印记。

曾经在世界频道里声嘶力竭却没人组个队。

魔兽里也不再有德芙和苗苗那对漂亮的血精灵couple,就像我们从未存在过。

也曾经被踢出过队伍,那时候还没有小学生这个词,否则一定还会被附加上小学生的名号。

P.S.
曾经你嘲笑我坚称打魔兽是为了与你更多相处的时间,你大概不知道,我对着你灰暗的ID发过多久呆,见不到你的时候,估计只有魔兽可以让时间过得快点更快点,至少,某一秒,一行黄字会出现在屏幕左下角,说德芙上线了。可惜啊,时间过得太快了,魔兽老了,我们也老了,没法再留在那个世界里织布挖土,养宝宝刷装备了。

后来啊,工会散了,好友也都AFK了,可是不知为什么,每每想起来,还是会想到曾经做任务的点点滴滴。

愿你幸福

AFK的那天,我有些不舍,有些迷茫,我记不清那是哪一天,也不想记起,只知道那也是很多年前的某一天。

图片 2

而从那天起,我不用再每天上线,我看不到曾经的画面。一切都只留在记忆中间,停滞不前。

曾经被联盟大号守尸,在世界呼唤一声会有好多陌生人赶来帮助,我想,就像是在现实生活中有人因为困难求助,大家都伸出援手一样吧。

曾经从不熬夜的我坚守在半夜屠城,打着呵欠困意满满却摇着头坚持着不想睡着。

那时宿舍六人曾有六人一起玩,压低声音或是愤怒或是欢呼。

因为无法用声音表达情绪,六个大男孩甩着膀子按着键盘在用动作声嘶力竭。

曾经的我孤僻内向,所以朋友一直很少,我想,正是因为魔兽,我结识了许多的人,我们宿舍六个人,一起甩着膀子喝过啤酒撸过串,至今虽然已是天南海北的分散了,但我相信,我们都在同一天看着那场电影,掉着眼泪,尽管结局和我想的不太一样,但我仍旧十分感动。

许是因为电影,电影首映的那天晚上,老大在群里说:我们聚一聚吧,一晃十年了。

沉寂已久的群又开始活络起来,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从一开始的入学,到后来的毕业。

当我们再聚首的时候,仿佛回到了十年之前,我们没有去什么高级的酒店,仅仅回到了当年母校门前的烧烤店,原来烧烤店的老板都有了孙子,我们当年这帮浑小子也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和孩子。

“老六,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被杀之后我们几个蹲点守着内王八羔子,他一出来我们就上去团灭他。”老二笑声爽朗的对我说着。

“我还记得有一天老五失恋了,那天晚上我们陪着他屠城,想着能让他发泄点,谁曾想这小子自己倒是先睡了!”许是喝了些酒,我拍着桌子大叫。笑得东倒西歪。

“……”

可是,说着说着我们就都哽咽了。

“再也回不去了。”老三说,这句话就像一个导火索,引得我们六个大男人放声大哭,哪管店里的人都在看着我们,我们也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决堤。

十年魔兽,十年青春,陪你戎马,征战天下。

听说现在魔兽对待新人不友好?听说许多大号总是守尸?

有时候,还时不时的传来有关于魔兽的消息,可我只是笑笑,因为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魔兽出电影,我忽然间惊觉,原来已经将近十年了,
我也奔三了,玩不动了,电脑桌面上再少了一个WOW,偶尔怀念,还是会想起我曾经满级的血精灵术士,不算英姿飒爽,却承载了我有关于魔兽的全部记忆,我看着它,从一个孱弱的孩子成长为惊天的巨人。

最近,有那么多有关于青春的电影,而我的青春,都满满地记录在魔兽之中,魔兽,就是一场关于我们青春的电影。

兽人永不为奴!只一句话,就能够点燃我的小宇宙,将那热血再次灌满全身,我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那些蚊虫肆虐叫嚣的夜晚,即使浑身刺痒也无暇顾及,因为那时我们在屠城。

与魔兽相识十年,收获的不仅仅是在游戏中得到的娱乐放松,更是一起组队打怪时积累的合作友谊,虽然游戏中的友谊是短暂的,但现在偶尔想起也会微微一笑。

曾经被人杀过,愤怒过。曾经因为被黑G而失落伤心过。曾和别人在世界里喊话互骂过。也曾在打到好装备的时候激动过。

那么多那么真那么美好的曾经,构成了我们自己的魔兽世界。紧紧拼凑着回忆,直到后来毕业了,工作了,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挖矿,刷怪了。AFK的人越来越多,整个世界都变得有些寂静了。

曾经因为人太多而挑选着时间上线,而后来无论在哪个时间段上线,人都少得可怜。

渐渐的,离开了魔兽,如同从青春中蜕变的少年,不再有以往的热血沸腾,被工作压抑得麻木不堪,失去了温度。

如今魔兽电影出现,仿佛唤醒了我那些沉睡的细胞,感觉就像是又变回了当年的那个热血少年。充满着活力。

时光将你们的经典话语冲的支离破碎,幸而我还记得一些,那时候最同情的是被遗忘者,我想,被遗忘,是一件痛不欲生的事情。因为,活着,就是希望被知道与认同啊!

“我是被遗忘者,愿黑暗与你同在!”

“生命毫无意义,只有死亡,才能让你知道人性的真谛!”

“我们的存在是诅咒,因此我们遗忘过去,也被过去遗忘。”

Lok’tar,永远的艾泽拉斯,永远的魔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