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认为成都的天气是最适合捂白的地方,这也是有原因的,成都的天气,不是慢慢的转变,而是一夜之间就可能降低十度以上,这周一还是热的,到了周二就下雨刮风,一夜之间降了十多度。大家都戏谑,一夜回到大冬天,毫无预兆的转变。

前晚,下班回来的路上,一位几乎加了QQ好友从来都没有聊过天的一个亲戚,我小舅爷家的大女儿,也算不上亲人吧!虽说我们一般大,但几乎没有来往过。

     
午后没有阳光,也懒得去冲咖啡,主要的原因还是早上已经喝过了一杯,好好的早晨,被编剧老师扰乱,非得去上她的课,还不是正常的课程,我们班应试被拉去当炮灰,去上一节老师讲课比赛的课。所有的都显得那么不真实,不知道原因。

我小舅爷的大女儿问我:“在吗”?

     
一下午的日子没有像桌上的那杯白开水一样平淡,老妈的在QQ上的一句话弄得我找不到头脑,又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微博一直在刷,韦德是什么仍然是个迷。舍友的一句话瞬间点透了这一切。有因就有果,自然有这样的结果肯定就会有原因。QQ号被盗,发了一些危险的东西,更是烦人的还在后面,给老妈打电话,老妈说我向她要一万九千块钱,要参加什么讲座,还说什么毕不了业的话。满头的雾水,瞬间变成冷汗。这些个人是怎么了,怎么好多事情都被我遇到了呢?小舅相信了骗子给他发的QQ消息,就给老妈打电话。是说老妈太单纯,还是骗子的技法太高超。冷静下来这些都不是重点,一通电话就可以解决。

我看了一眼,我想可能是号被盗了,骗子,没有回复。

     
静下心来回想这件事情,主要的原因是我很小,在家里就是一个孩子,没经历过社会上的一些大事,她会担心,因为我是她女儿。常常说人要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其实很简单,别人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去试探自己家人对自己的关心够不够,而我不用费心去思考这些,就被别人帮着给做了。感谢那些盗我QQ号的人,感谢那些费尽心机想要骗我妈钱的人,你们的阴谋诡计没有得逞,而我收货了更多的爱。本来在QQ上没有怎么联系过的小舅,就这样,为了我的事火急火燎的给老妈打电话,在北京关心着这个在外地求学的人,老妈心里痛心疾首,为什么女儿就不知道好好的,为什么会有这么不知道钱是钱的女儿,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就不知道体谅自己,尽管心里不是滋味,还是依旧的爱着我。

到睡前快十一点了,QQ语音来了。响了两遍,我才接。一秒,两秒。。。五秒钟过去了,对方没有说话,我礼貌性的叫了一声,姑姑。

     
这是从8月20几号以来最为感动的一件事。我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想回到那个所谓的家。原本已经是透心凉的家,原本不知道妈妈到底是怎么个态度对我,现在好了,一切都清楚了。我还是会回去,不论什么原因,她始终是我的妈妈。上学来的前一个星期,在家里发生了好多事情,不想去回想,不想去说起。本来中秋节应该回去的都没有回去,感觉所有的感情都不会回到从前,总以为被伤过的心不会再复原,总以为留下的疤痕不会消失,现在知道,骨肉情深,就像老妈以前总说的一句话,你和你妹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知道疼。

对方挂断了!

     
每个母亲都是毫无保留的对自己的孩子,从前的有说有笑有闹,以姐妹相称的我们始终是母女。谎话就像那烟花,再绚烂,冷却下来,终究变成灰烬。有些事情,过去了终究过去了,它会在记忆的深处,或许被埋葬,或许被深记。

又过了几分钟,我放下手机刚准备去冲凉,因收到消息手机又开始了振动。

     
生活就是这样,充满各种悬疑,让本来平静的日子变得波涛汹涌。自己的苦与乐只有自己的内心有一个清楚的定义。每天对着喜欢的人、看的顺眼的人笑,也不断的学着,对着自己恶心的人露出真诚的笑脸爽朗的笑声,我们离不开生活,被迫改变了许多。生活中,没有那么多的对不起,别人有别人的想法,你不会了解,自然就无法约束,只要是在法律道德之内,他怎么做事人家自己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与我们无关的事情,我们一笑置之,与我们有关的事情,我们记在心里就好。

QQ消息分行显示着:

生活总会把人慢慢磨圆,之前,你所有的菱角,全部都会被打磨光滑。上了大学之后,发现许多事情都不是那么的单纯,慢慢的变淡,到现在没有一点的感觉,很自然,你就接受了这样的生活。有同级的学生因为高考那年失利,重新复读一年,比我晚一级的同学,上了大学之后也都变了,曾经聊的话题现在都不在了,所有的人都变得谦虚了,那种看似玩笑的话语,其实是最空白的语言。已经没了当初的那种心情,时过境迁,人是心以老。从前的话全部都变成了空话,变成了现在含蓄的语言。进入大学的第一年就是炮灰,横冲直撞的,直到撞得头破血流,才知道止步,知道了前方是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彼岸的向阳花,只是在你的心中开放,早已没了从前的模样。

越来越多的人让我们看不透,我们也没有必要看透,你越是想看透某个人,某个人就越会躲着你,他不会让你发现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除非是哪天纸包不住火的时候,或许他会选择自己对你说出实话。所以,没有必要想要看透一个人,除非你决定以后都和他在一起过日子的人,至于其他的人,就像《甄嬛传》里甄嬛说的一样,不管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没有必要为不值得的人,不值得的事费神。想的太多,在现在这个什么都高速化进行的网络时代里,就会跟不上社会的节奏。想的少,自己的心情也会舒畅,没有过多的心里压力,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自己也就不会感觉那么的累了。

我还以为不是你

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道理,你觉得简单它就是一件简单的事,你把它想复杂,它也就发杂了。就像平时老师常说的一句话,课本,当你把它读薄的时候,他的重点以及所讲的中心标题,你也就全部都记住了。生活就是这样一本书,有的时候要把它读薄,只有非常重点的地方,才会把它展开,仔细的咀嚼每一个字的含义,认真的看每一个句子。

把你婆的电话号码发给我

此时,我仍旧处于懵逼状态。而且我很烦,发消息没有标点符号。

这时我才确信是她,我问:从来没有给我发过消息,今天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哈哈哈

她回复:麻烦你点事,帮我找一下你婆或者你爷的电话

我说明一下,我们那边爷爷就简称:爷;奶奶就简称:婆。我就在想,自从我舅爷过世了,你当侄女的就从来不登门,更不要说去看我婆我爷他们了,再说了,他们那么大年纪了能给你帮什么忙?

我心里就犯嘀咕,不会又是亲戚骗老人的吧!我不是我多疑,因为人老了防范意识就薄弱,容易轻信别人。

就14年夏天,我大学还没毕业,有天晚上给我爷打电话,听他说忽然要去新疆。我就很奇怪,新疆那么远,那边有没熟人,他那么大年龄去新疆干嘛?当时我爷在电话里给我说的很激动,一定要去,还很坚定。

我就让我婆接电话,我说什么情况?

我婆说,以前你爷在部队上的一同事,几十年没见联系了,不知道在哪弄到你爷的电话,最后还来家里。在这住了快半月了,说他现在在北京,在什么西部环境保护发展一家很大的企业,又是什么国务院给他们特批了一块沙漠,在新疆植树造林。现在投资五万块,以后每年都有分红,投的钱越多分的钱越多,树种的越大分的钱越多。他想起我爷是他的同事,不辞艰辛来带我爷也去分红发财。用那人说的和用背拢装钱一样。国家组织参与投资的人,免费吃住接送去新疆实地考察沙漠绿洲计划。

我一听,这不骗子吗?还国务院?植树造林还要投资,国家难道还缺你这点钱?分红?背拢装钱?你怎么不说用火车皮拉钱啊?我就给我婆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说什么也不能让我爷和那个人去。

挂了电话,我就给我爸,我姑他们打电话把这事情说了。最后家人挨个给我也打电话,劝说他不要去。起初那人去家里,我爸妈还招待,后面说的越来越离谱,我爸就当那人面怼了几句,你说的那么好你就自己去,我们家都替你高兴。那人还生气,最后看我家里人都很反感,那人才作罢,不再去家里。

起初,家人不让我爷去,我爷还很有意见。说:我这么大年龄了出个门你们都要管着,我去看看就回来了,人家是我老同事,你们这个态度,等等。。。最后,那人一去不复返,没有一点音信,我爷这才不说了。

他们人老了,对于社会上的一些新型诈骗手段不是很了解,当前社会上的人也没有他们那个年代那么纯朴,就很容易上当受骗。所以我们年轻人在外面见得多,互联网又了解的多,要经常帮他们把把关。

誒,撤的有点远啦!哈哈哈

言归正传,我有防备的回答,最近好像我爷换号码了,你有什么事?我明天帮你问一下。

我那姑姑说:我爸过世几年了,后天给他办三周年。想让你婆你爷他们来。

这事我是知道一点的,我顺口回答到,行,现在太晚了,我明天问到了告诉你。之后我和家人说了,我小舅爷办三周年的事。

前天晚上,我给我婆打电话问起这事了。听起来挺生气,细问了一下。她们没去,原因是我小舅爷过三周年,在我们那边算是过世人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过场,又或者叫里仪式吧!可我小舅婆竟然不回去,我小舅爷癌症的最后几年,他也不怎么照顾,经常气他和他吵架。过年,我们家的人去看望我小舅爷,我舅婆还和我舅爷吵架,也不搭理我们,最后我们不忍心让我舅爷难堪,大冬天的冷水都没喝上一口,我们放下礼品,在门口站了下就走了。其实,那天我真的挺不舒服。没过一年我小舅爷就走了,入土之前我小舅婆连最后一眼都没去看。

我为我那辛苦了一辈子,年纪才五十二就走了的舅爷而难过,更为娶了那么一个不知冷暖的老婆而不值!他为了那个家辛苦了一辈子,别墅有了,车有了,两个女的也养大了。来人世间走了一遭,如今,最后一次三周年,和自己过了几十年的老婆,却在上海不回来。说真的,这几天我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不知在另一个世界的小舅爷还安好,希望你在那边不再那么累!

时常在想,我们人为什么活着?而且还活的那么累?这是一个伤感的话题,不说了。就希望我们在寻找另一半的时候,哪怕晚一点,也不要找我小舅婆这样的!

不管何时何地,对自己好点!

相关文章